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窍门
「说谍」中共情报人员的派遣、如何接头,暗语使用碎片(上)
发布时间:2019-03-14
 

在我们看见的大多数谍战片中, 可以看见描写中共在敌占区情报人员接头的场面,一般为:

「说谍」中共情报人员的派遣、如何接头,暗语使用碎片(上)

神色凝重,眼神飞速的朝着左右周围巡视着,然后看到了接头印记,试探着吟诵出一句古诗,所谓:曲径通幽处。回答来一句:禅房花木深。刹那间,眼眶湿润,四手相握,轻轻的又激动的说出:同志,我可算见到你了。自此,两个从未谋面的战友,开始在同一个战壕里战斗撩。

「说谍」中共情报人员的派遣、如何接头,暗语使用碎片(上)

那么,真实情况是如此“戏剧化”吗?

根据现有的档案来说,档案是:是,也不是。

说是,因为彼时在敌占区接头的确需要一系列的印记、暗语,即便是熟人,也必须按照如此程序。

说不是,是没有那么简单和文艺。

「说谍」中共情报人员的派遣、如何接头,暗语使用碎片(上)

以1945年后,中共敌占区情报人员为例。当时中共情报组织已经历经了近二十年的血雨腥风,可以说,大破大坏、大起大建,从最初的青涩鲁莽,已经完全成长为一个系统严谨,上下有序的红色执行机器。高效而隐秘。

彼时潜伏在敌区的中共情报人员,都有一种行走习惯,行走的方向、行走的路线,行走途中的环境,都如同今天的计算机录入过一般,脑子中很多数据模型早就开始做对比,一般情况下,并不会在接头时候东张西望,对环境的安危变化,已经了然于胸。

「说谍」中共情报人员的派遣、如何接头,暗语使用碎片(上)

中共情报人员的派遣方式大致有以下三种:

1.长期坐探。有的潜伏于敌占区之大都市、城镇中,并设商店(商社)等以为身份之掩护,长期担任情报收集;有的潜伏到敌组织(军事、经济和政府)内部,努力工作以取得敌方之信任,提高自己的地位和官职,利用一切有利时机,笼络周围人员(在合适的,条件成熟的情况宣传中共政策),团结能为我所用的势力,分化瓦解敌对方;在军事单位中,除做情报外,对团结私人势力更为重要,为以后必要时发动兵变做好一切必要的准备。多采取不明确告诉、无形中利用的斗争策略。

2.定期回(汇)报。派遣到某地执行专项任务,搜集专门情报,并规定必须按照事先约定的规定时间向指定的上线汇报,最迟不得低于10至15日,必须汇报一次。待派遣任务完成,或转移任务区域(另有任务工作进行)、或身份面临暴露,则按照规定的路线撤回或应急转移和撤退。

「说谍」中共情报人员的派遣、如何接头,暗语使用碎片(上)

3.临时派遣。这种派遣的时间与任务均视当时情况而定。

当然,这三种派遣方式只是相对而言,并无本质上的区别,不是对立的和矛盾的关系。但在工作任务性质和密级上严格保证任务的独立性。各种派遣方式交相为用,灵活操作。在中共情报人员长期的特工实践中,很多铁的律条证明是卓有成效的。

而现在一般都在宣传中共地下党员风流倜傥,出入于豪门名望之间,小日子过得不错。真实的潜伏人员并不尽然,前面说的情况有否,有,但只是个体,也是今天很多我们所能知道的一些顶级红色特工的形象。但其实,真正代表中共情报人员艰苦卓绝的,应该是那些至今默默无闻的普通潜伏人员。就像一台精密仪器,每一个潜伏人员都是一颗螺丝、一片轴承、一根金属线,极其普通,却少一不可。

「说谍」中共情报人员的派遣、如何接头,暗语使用碎片(上)

中共社会部为首的中共情报机构有个共识,打入对方内部的首选为敌特工机构,其次为党务军事,再次为行政部门。

收发、书记等职位亦为中共情报人员打入目标最佳位置。(中共最著名的红色女谍沈安娜,其职位就是书记员)

“宁做大机关小职员,不做小机关大职员”,“宁做内勤,不做外勤”,不追求高官位,一切以隐蔽接触到需求的、长期的情报为首要条件 。

「说谍」中共情报人员的派遣、如何接头,暗语使用碎片(上)

从后来统计的、回忆汇编而成的档案记录来看,打人对方组织的潜伏人员职业位置、医疗、新闻出版以及教育机关为最多。作为文化人,更有条件去结交情报对象,而且如医疗(医院),记者,排字工等职业,有各种条件去获取一些看似极其保密,其实在细节处可泄露的情报。

而执行联络,交换情报的基层潜伏人员,在执行任务之时,无不都有身份特征及暗记。

「说谍」中共情报人员的派遣、如何接头,暗语使用碎片(上)

男性一般装束为白衣青裤,蓝色线袜,衣袋上扎红白布条,将衣襟右下方剪破,第二扣子不扣或者第一和第二个扣子均不扣,并于一中指上束一红线;如需要戴草帽,则帽中有一黄白色三角符号,鞋跟上缝有长五分宽三分的蓝白色条,鞋底则有线结成的蝴蝶形标志。密书“三零(为阿拉伯数字0画成大圆圈)二”暗记于全身衣服鞋帽中规定之处。

女性情报人员则裤带上绣红绿色条纹,或绣“王道国”(暗语共产党)三字,伪装成“缝穷”走街串巷或者固定摆摊的,每人均有剪刀一把,上面刻号码为身份暗记,如伪装成僧尼,则携有绿面红里香袋一个,里面装有串珠8粒、18粒、28粒或38粒,视任务等级和性质而定;去农村接头之女情报人员随身在胸襟上带有红色或白底红点之手帕,左手无名指上戴白铜或银戒指一枚为暗记。

「说谍」中共情报人员的派遣、如何接头,暗语使用碎片(上)

去城市接头之女情报人员,或左手食拇二指染红,或八指染红留下左手食拇二指不染,表示八路之意。根据任务需要,有的手腕抹上黑记,或用红白布条系于左腕。

「说谍」中共情报人员的派遣、如何接头,暗语使用碎片(上)

情报人员彼此相遇时,若双方均为男性,则各自脱帽,先向左摆,再向右摆,然后向下按住不动,最后戴在头上。 若男女接头,则男者左手,女者右手,以四指朝上,三指朝下,互相各一次为联络。

女性与女性接头则用携带的小镜子,先是在较远时可用镜子晃左晃右,靠近时则用涂红或不涂红的食拇二指相联络做成“O”字形以来确认。

「说谍」中共情报人员的派遣、如何接头,暗语使用碎片(上)

待到双方初认为接头人时,好戏,也就是接头语开始登场了。一般而言,这些密语也大都来自于江湖而演化。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