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窍门
这场空难两国总统遇难,引发种族大屠杀,百万人遇难
发布时间:2019-07-11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在细细密密的因果链上,一个环节出错,可能就会引发整个命运的翻盘。空难,这是人类实现了飞天梦后不曾想到的负效应,人人都可能成为被空难吞噬的生命微粒,不管是平凡人,还是国家元首,一样凌厉,毫不留情。

大家好,今天小编给大家带来空难系列第二十二部,1994年的基加利空难。

此次空难是人为造成的,直接导致卢旺达和布隆迪两国总统遇难,随后引起的卢旺达种族大屠杀,导致百万人丧生,其中大多数是卢旺达的图西族人。

种族背景:

卢旺达与布隆迪都是非洲中东部的内陆小国,两国不仅是邻国,而且在民族构成方面非常相似,都是胡图族在人数占比上(85%)要远远超过图西族(14%)。不过图西族虽然是少数派,但由于经济富庶、文化程度高,在国家和社会事务中都占据领导地位,无处不在的统治胡图族。胡图和图西两族前者讲法语,以农耕为生;后者操英语和斯瓦希利语,从事游牧业。虽然看上去有些不合理,但两大民族相安无事上百年时间,关系相当融洽,直到西方殖民者到来之后。

这场空难两国总统遇难,引发种族大屠杀,百万人遇难

卢旺达与布隆迪

欧洲殖民者侵入两国后,为维护自己的统治,便刻意制造两族间的矛盾,先是拉拢图西族进一步压迫胡图族,后来又利用胡图族来反抗图西族,从而给两族间的矛盾大爆发埋下隐患。1962年,两国同时宣布独立,但很快图西、胡图两族武装间便发生冲突,使原本和睦相处的两个民族最终反目成仇

这场空难两国总统遇难,引发种族大屠杀,百万人遇难

图西族人

空难背景:

1990年,侨居在乌干达的图西族难民组织卢旺达爱国阵线(RPF)与胡图族政府军爆发内战。在周边国家的调停和压力下,1993年8月,卢旺达政府及爱国阵线在坦桑尼亚北部城市阿鲁沙签署旨在结束内战的和平协定。即将到来的和平令卢旺达政府高层中的极端势力感到恐惧,他们逐渐对朱韦纳尔·哈比亚利马纳总统感到不满,认为他在与爱国阵线的谈判中让步太多

空难:

即将到来的和平令卢旺达政府高层中的极端势力感到恐惧,他们逐渐对朱韦纳尔·哈比亚利马纳总统感到不满,认为他在与爱国阵线的谈判中让步太多。

这场空难两国总统遇难,引发种族大屠杀,百万人遇难

空难

1994年4月6日,载着卢旺达总统朱韦纳尔·哈比亚利马纳和布隆迪总统西普里安·恩塔里亚米拉的飞机在卢旺达首都基加利附近被击落,两位总统同时罹难

大屠杀:

由于总统朱韦纳尔·哈比亚利马纳是胡图族人,所以胡图族武装以图西族谋杀总统为借口,在次日对他们展开不分良莠、老弱的大屠戮。

这场大屠戮从胡图族士兵杀害女总理、图西族人乌维林吉伊姆扎纳和3名部长为开端,在此后的3个月时间里,总计约有80万-100万民众惨死在胡图族武装手中,其中绝大部分受害者是图西族人,此外还包括部分同情图西族遭遇的胡图族温和人士。这场大屠杀的遇难者,占当时卢旺达总人口的1/9以上,另外还有25万-50万女性遭到暴徒的奸污,其罪行令人发指。

这场空难两国总统遇难,引发种族大屠杀,百万人遇难

大屠杀

后续发展:

大屠戮引发内战。同年7月,由图西族人组建的爱国阵线武装展开反攻,并联合邻国乌干达的军队攻克首都,至此才结束持续近百日的种族清洗。大屠戮结束后,约有200万胡图族民众因害怕被报复,纷纷逃往邻国乌干达、坦桑尼亚、扎伊尔(今刚果民主共和国)避难,从而给地区局势留下众多难以清除的隐患。

这场空难两国总统遇难,引发种族大屠杀,百万人遇难

逃离家园

卢旺达大屠戮的效应“外溢”到布隆迪,在该国同样引发种族大清洗,虽然规模不及前者,但依然有至少20万人罹难。图西族在这场大变故中死者相枕,人口由原来的6.5万锐减到不足5000,几乎被整体性灭族。由大屠戮引发的内战,在布隆迪结束的时间要远远晚于卢旺达,直到2002年图西族政府才与胡图族叛军达成停战协议,而最终的和平协议更是在延宕4年后才正式签署。此时距离内战爆发,已过去12年时间。

这场空难两国总统遇难,引发种族大屠杀,百万人遇难

无助的孩子

国际反应:

由于美国在索马里进行军事行动时出现意外“黑鹰事件”,因此美国并不想介入卢旺达内战。对此美国总统克林顿于1998年3月访问卢旺达时,在基加利机场对大屠杀幸存者发表讲话时婉转地表达了歉意。

比利时政府以10名比利时维和军人遭到杀害为由,撤出了全部在卢旺达的部队,并带走了所有的武器。

联合国在卢旺达种族大屠杀事件中表现消极。大屠杀发生的第四天,联合国安理会通过投票,决定象征性地在卢旺达保留260名维和人员,职责仅仅是调停停火和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在卢旺达种族大屠杀持续了近一个半月后,联合国才决定将联合国驻卢旺达援助团人数增加到5500人,扩大其行动授权,并说服其他国家参与救援。

这场空难两国总统遇难,引发种族大屠杀,百万人遇难

一片废墟

法国在基伏湖附近建立了野战医院,尝试收容难民。加拿大、以色列、荷兰和爱尔兰也提供了一些援助。红十字会、无国界医生等国际救援组织无惧炮火,到达当地,拯救平民百姓。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大屠杀发生前呼吁相关各方尽一切努力阻止大屠杀发生,并在大屠杀发生期间力求保持中立色彩,设立医院,运送物资,减少平民伤亡。

结语:

空难只是这次大屠杀的导火索,一切的根源欧洲殖民者附加于两个种族之间非常深的种族矛盾。

这么多年过来,卢旺达的首都基加利已经恢复了平静,但是公开讨论大屠杀在当地还是一件忌讳的事情,当地政府对于大屠杀的态度暧昧,深埋在两族内心深处的矛盾也许还没有抚平。

好了,以上就是小编今天带来的分享,如果大家喜欢我的文章,欢迎点赞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