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常识
明朝的皇帝24
发布时间:2019-02-10
 

□ 高 阳

这样过了三天,英宗没有能被赎回来,生死已不可测。于是有另一个苏州人、右副都御史陈镒,上章痛哭,请族诛王振。

其时以为王振罪该万死的,不止陈镒一个,弹章纷上,当郕王以监国身份临午门听政时,这些弹劾的奏疏一道一道念给他听。郕王不敢做主,只传谕出宫待命,群臣大失所望,伏地痛哭,坚请即时降旨,准为劾奏所请。

于是有个锦衣指挥马顺,是王振的死党,厉声叱斥,要把大家撵出殿去。这一下惹恼了一个素性豪迈负气的户科给事中王竑,王竑揎一揎衣袖,大踏步上前,扑向马顺,一把拉住他的头发,拿着朝笏就打,一面打,一面骂;打骂之不足,恨不得生啖贼党,居然就咬马顺脸上的肉。在廷群臣亦一拥而上,把满腔悲愤都发泄在马顺身上,活活把他打死在郕王面前。

这时不但朝班大乱,警戒宫门的锦衣卫亦气势汹汹,预备动手替他们的长官马顺报仇。郕王一看这情形,心里害怕,打算溜入后宫。如果郕王真的一走,锦衣卫更无忌惮,满朝文臣必受荼毒,摧毁了中枢发号施令的领导机构,天下非大乱不可。

在此关键性的时刻,只见于谦从人丛中尽力挤了出去,拉拉扯扯,袍袖尽裂,到了郕王面前,扶住他说:“殿下!请宣谕百官:马顺之罪当死。打死马顺的人,无罪!”郕王听了他的话,大声宣谕。如是,锦衣卫才不敢盲动,而百官亦得安心。一幕喋血宫门的悲剧,就在这片言中消弭于无形。是为于谦济危扶倾、平乱定国的第二功。退出左掖门后,老成耆宿的吏部尚书拉着于谦的手说:“国家正要你这样的人。今天哪怕一百个王直,亦无济于事。”

当天,王振的侄子、都督指挥王山被绑到西市,凌迟处死,替王振当罪。这好像过分了些,但中国传统的司法观念,大逆不道行族诛,似乎赞成的人多于反对的人,这是无法以现代的观点来衡量其是非的。

凡此重罪,都有附属的刑罚,就是“籍没”,据《王振本传》记载,抄出金银六十余库;玉盘上百;珊瑚高六七尺者,二十余枝。其他珍玩无算。珊瑚树在现在来看似乎不算太名贵,但在海洋资源未曾开发的数百年前,非常值钱。清朝乾隆末叶,孙士毅平安南,命士兵入海采珊瑚,死数百人之多,于此可以想见其珍贵。

到了七月二十,细软送出已历三天,照行程计算,皇帝应该赎回来了,但消息沉沉,显见得也先奇货可居,还不肯脱手。国不可一日无君,用事的司礼监金英、兴安、李永昌等劝孙太后早定大计,于是以太后的名义,下了两道诏令,第一道是命郕王摄政:

皇帝率六军亲征,已命郕王临百官,然庶务久旷,今特敕郕王总其事,群臣其悉启王听令。

第二道是立太子:

迩者寇贼肆虐,毒害生灵,皇帝忧惧宗社,不遑宁处,躬率六师问罪。师徒不戒,被留王庭,神器不可无主,兹于皇庶子三人,选贤与长,立见深为皇太子,正位东宫,仍命郕王为辅,代总国政,辅安万姓,布告天下,咸使闻知。

这两道诏令,说得很明白,郕王总国政是辅太子,如周公辅成王的故事,皇位将来仍旧落在英宗周妃所出、此时两岁的皇长子见深身上。如果郕王能认清这一点,以后就不会自取其辱。此为夺门之变的关键所在,我在这里特提一笔,以清眉目。

其时殉难诸臣的名单已经到京,朝中人事,自然有一番调整,最重要的一个任命,就是于谦升任兵部尚书,接邝野的遗缺。《纲目三编》载:

谦毅然以社稷安危为己任。上言:寇得志,要留大驾,势必轻中国,长驱而南。请饬诸边守臣协力防遏,京营兵械且尽,亟分道募兵,令工部缮器甲,修战具,分兵九门,列营郭外,附郭居民,皆徙入内。文臣如轩輗者,宜用为巡抚;武臣如石亨、杨洪、柳溥者,宜用为将帅。至军旅之事,臣身当之,不效则治臣之罪。王深纳焉。征两京、河南、山东、江北军入卫。时议欲焚通州仓,以绝寇资,会应天巡抚周忱在京,言仓米数百万,可充京军一岁饷,令自往取则立尽,何至遂付灰烬?于谦以为然,王乃令京官及军有能运通州粮至京者,官以脚直给之,都御史陈镒总其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