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常识
大数据专家涂子沛:数据联网、求是与开放将成就“数字政府”
发布时间:2019-04-04
 

/图:数文明(广东)科技有限公司CEO,阿里巴巴集团原副总裁涂子沛


“我在杭州四五年,出门都是开车;现在,我骑着自行车就来办公室了。当你知道街道上哪里有个小店、哪里有个馆子,你才会对这个城市产生真正的感情,才会接地气,才会感觉跟这个城市有了连接。”聊起当下,涂子沛露出笑意,望向窗外的小蛮腰。从美国硅谷回国后曾任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的他,去年把工作重心搬回广州。研究生毕业于中山大学,出国前曾在广州工作生活多年的他感慨,“事业是为了生活,我的朋友,我的情感在这里。”


2012年,涂子沛第一本著作《大数据》出版,这是中国大数据领域的开山之作。此后,他又出版了《数据之巅》,认为必须把大数据从科技符号提升为文化符号,推动中国在全球竞争中胜出。去年9月,其在大数据领域的第三部著作《数文明》亮相,将视角延展至大数据时代下的国家、社会甚至每个个体。涂子沛在书中写到“数文明,是理解过去与现在的一条捷径,是连接历史与未来的文明‘金线’”,他强调说,“关注技术,最终还是要关注人们内心对技术的反应。”


近日,南都专访了涂子沛。采访中,他不断从宏观与微观层面强调数据时代的冲击与我们要做出的改变。在商业层面,他强调“数权”,认为数据红利应归还给所有的数据贡献者,这既是对数据产权的尊重,也是对市场法则的尊重;在个人层面,他强调“数商”,应当把数据意识、数据素养的培养推进课堂,让大众更加重视获取数据的能力;在政府层面,他强调“数治”,建议政府实施数据新政,创建数据维度上的整体性政府,激活城市大脑。这与广东省“数字政府”建设思路不谋而合。


01

通过数联网实现办事跑动“仅仅一次”


南都: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此外,在国务院相关指导意见中也指出要“深入推进‘互联网+政务服务’”。你在书中提到“数联网”的概念,对应到政府治理上,其价值意义在哪?


涂子沛:大数据的连接和整合会形成整体性数据,而整体性政府就是从整体性数据开始的。“数联网”是手段,是希望政府数据全部联网。联网不是说你放在一起就是联网,是数据要有机地勾连起来。一旦政府数据全通了,就是一个数据维度上的整体性政府,保守估计,每一级政府的工作效率要提高一倍。同时,公共服务水平也会相应提高。


如果数据联网了,那目前政府提供的所有公共服务事宜,至少99%都可实现网上办理。我有一个观点是“从‘最多跑一次’可以升级到‘仅仅一次’”。推行“仅仅一次”,将调动政府的内力和社会的外力,共同促成数据维度上的整体性政府。政府可以明令要求相同的数据只能保存一次,各部门之间同步交互、有效共享。这也意味着政府内部的各个部门都要“被迫”进行沟通并提高服务效率,这是一种倒逼机制。


南都:广东目前正在以政务互联网思维全面推进“数字政府”改革建设,其中提到希望实现政府“由分散向整体转变”,对外服务方面,让群众感觉政府是一个整体,而非一个部门就是一个政府;并且要从整体政府的视角来推动政务服务流程再造。你认为在建设过程中最应注重哪些方面?


涂子沛:数字政府必须是整体性政府。建设“整体性数据、整体性政府”技术是成熟的,框架是清晰的,它不是一个技术问题,而是一个体制问题。一旦数据全面联通,现有部门之间就会产生冲突甚至危机,分家先分“数”,交“数”则交权,势必意味着新一轮的改革。改革开放40周年成绩斐然,如今需要重新出发。在我们赖以生存的物理空间里,阻挡我们视线的可能是高楼、尘雾甚至空气,而在数据的世界里,阻挡我们视野的唯一可能就是数据不能联通。

当然,数据被有效共享之后,或许会出现信息在政府内部变得透明,导致信息泄露,难以追责的问题。要解决这个问题,在传统授权机制的基础之上,可以采用区块链技术对数据进行加密,做到可以追溯和审计一切访问数据的行为。


02

未来城市管理将依托数据流来实“数”求是


南都:大数据的应用已遍地开花,催生了诸多行业变革。你认为在应用数据增强政府治理能力方面,目前缺乏的是什么?


涂子沛:目前我国很多城市都处在“有神经、没大脑”的阶段,仅仅专注于收集数据,而不进行有效的分析和研判,数据分析、数据挖掘能力十分有限。我认为,未来的城市管理是以数据流为基础的分析、挖掘与计算,我称之为“循数管理”。一个城市是否能依托数据流进行管理,将成为衡量其现代化水平的重要标志。有了数据流,对它们进行实时分析、预测,以期及时发现问题、提供管理线索、预防危机风险、调配公共资源、优化日常决策。我们最终可以控制管理城市的人流、物流、车流、货币流等,这就是现代化的治理。


南都:数据流和数联网,无疑让社会变得更加清晰化,之后又会催生怎样的治理变革?


涂子沛:管理社会必须发明可以清晰识别的个体单位,清晰是有效管理和控制的前提,是精细化、个性化、智能化的共同基础。就像能在天空中锁定、跟踪、分辨每一片雪花的轨迹,这种能力,目前一些互联网企业已经通过搭建自己的平台而掌握,如果政府也拥有这样的平台,将从中获得惊人的治理能力。当然,这种能力如果政府使用不当,对民众来说就是一个数据铁笼。


实事求是,是改革开放获得的重要经验。在大数据的时代,“实事”变成了“实数”,我们可以靠人工智能、靠机器去“求是”,去寻找规律。人是非常粗放的,而机器是精细的,“实数求是”,有助于我们更好地认识社会,改造社会。


 

03

政府数据开放是张王牌


南都:你认为,广东如果想建立数据优势最重要的是什么?


涂子沛:最重要的是政府数据开放,这是一张王牌。要做到数据开放,首先就要认识到数据现在是一种经济资源,如果你开放出来,是可能推动社会知识经济发展的,我们要有这样的认识,用这种认识去激励官员。


南都:你在书中大篇幅讲述“天网”视频的价值,开放摄像头数据也是政府开放数据的一类,对于这类数据又该如何管理和使用呢?


涂子沛:天网集中了城市的影像大数据,它越来越普及,在全世界逐渐成为基础设施。在国内,这类数据的管理很大一部分是公安在做,但我认为,这些数据不仅仅要服务公安部门,否则会限制其资源价值的最大化利用。应该放在哪里呢?比如广东的政务服务数据管理局。因为它们是一个城市重要的数据资源,管理者应该从社会的高度来加以统筹,思考怎么利用天网进行服务。


大家会担心因为天网的普及而带来隐私泄露,那怎么去对冲这种情绪?如果我们把这些数据开放出来,让老百姓去使用,那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对冲。在美英等国家,法律都明确规定“如果你的个人数据被政府或某机构持有,你有权查看这些数据的内容”,在我国也有个别地区正在尝试回应社会的需求,但力度还需加大。当务之急,是需要对申请开放的程序、数据如何调取、调取后的使用规范、超越规范使用要承担的责任等问题,做出一个全国性的顶层设计。天网管理部门需要践行的是数据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政府收集数据不仅要对每一位市民实现“终身记录、终身管理”,也应该提供“终身服务”。



来源:南方都市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