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竞技
浏览器视频广告过滤功能是否涉嫌不正当竞争——腾讯公司诉世界星辉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发布时间:2019-05-03
 

基本案情:

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讯公司”)系一家从事互联网经营的企业,其开发经营的腾讯视频网站为用户提供视频在线观看服务。腾讯公司通过购买影视作品版权,提供“免费+广告”及会员制的影视播放服务,获得市场竞争力。

北京世界星辉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世界星辉公司”)亦系一家从事互联网经营的企业,其开发运营 “世界之窗浏览器”。该款浏览器具有屏蔽视频网站广告的功能,用户使用该功能后可以有效屏蔽腾讯视频网站在播放影片时的片头广告和暂停广告。

  2017年,腾讯公司以世界星辉公司提供具有屏蔽功能的浏览器的行为系不正当竞争行为为由,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朝阳区人民法院于2018年1月26日作出一审判决,判定世界星辉公司的行为不属于不正当竞争。后腾讯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北京市知识产权法院提出上诉。



一审争议焦点:

一、腾讯公司与世界星辉公司是否构成竞争关系

二、世界星辉公司的产品及经营行为是否违反诚实信用原则

(一) 从《反不正当竞争法》行为法属性角度

(二) 从《反不正当竞争法》社会法属性角度


一审裁判推理:

一、腾讯公司与世界星辉公司是否构成竞争关系

就本案而言,双方当事人经营内容及范围不同,分别为视频播放经营者与浏览器开发经营者。但依托于互联网的经营竞争往往是相互交织和跨界的,市场界限日趋模糊;双方当事人经营使用的获利平台、渠道、途径、对象相同,依托于网络开展经营,享有共同的网络用户;两者相互结合能实现双方利益,且两者利益有交叉。因而,应当认定两者存在事实上的竞争关系。


二、世界星辉公司产品及经营行为是否违法诚实信用原则

(一)从《反不正当竞争法》行为法属性角度

《反不正当竞争法》具有行为法属性,即重在根据行为特征认定竞争行为的正当性。

一方面,市场竞争具有天然的“损人利己”特性,由竞争行为给其他竞争者造成损害是常态,但损害本身通常不单独构成评价竞争行为正当性的倾向性要件,只有特定的损害才成为不正当竞争的考量因素。本案中,其一从“广告过滤”选项位置、选项类别、默认选项、拦截选项设置以及对视频作品的影响,法院认为涉案浏览器不具有对腾讯公司经营造成直接针对性、无任何可躲避条件或选择方式的特定性损害。其二从腾讯公司运营QQ浏览器同样具有广告过滤功能,法院指出浏览器具有广告过滤功能是行业的惯例、共同的经营模式。在此普遍性下,视频网站运营商地位平等、需求平等,获取利益的“干扰”也是均等机会,故在该功能不针对任何主体的前提下,也不能当然地认定其行为具有不当性。

另一方面,从腾讯公司的经营模式来看,广告收入并非视频网站的唯一收入,屏蔽广告只是损害腾讯公司网络视频服务经营者部分利益,并不能产生根本性影响。

(二)从《反不正当竞争法》社会法属性角度

《反不正当竞争法》同样具有社会法的属性,在认定竞争行为正当与否时,不能仅考虑竞争者的利益,还要考虑整个社会公众的利益。在互联网产业下,广大网络用户的利益即为社会公共利益。从过滤广告使用的流程看,功能的使用需要一定程序的操作,因而说明用户具有使用的意愿、需求。从客观实际上讲,网络用户对具有广告屏蔽功能的浏览器具有现实需求。



二审争议焦点:

一、被诉行为是否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的规定:

(一)被诉行为是否符合公认的商业道德

(二)被诉行为的长期存在是否有利于社会总福利

二、上诉人及被上诉人部分上诉或抗辩理由的回应

三、被上诉人应承担的民事责任


二审裁判推理:

一、被诉行为是否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的规定

(一)被诉行为是否符合公认的商业道德

首先,对公认商业道德的确认,最为直接的依据是相关的法律、法规或规范性文件。对于视频广告过滤行为的性质,相关法律、法规并无明确规定,但在《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第16条有禁止性规定,据此法院认为此类行为违反公认商业道德。

其次,被诉行为对视频广告的过滤使得被上诉人免费视频+广告这一合法经营行为不能实现,属于主动采取措施直接干涉、插手他人经营的行为,应当认定为违反公认的商业道德。

再次,不干涉他人合法经营这一商业道德与经营行为是否发生在互联网领域无关。互联网领域下的竞争行为的特殊性更多体现在经营行为的具体表现形式上,而非其所应遵循的商业道德;多数情况下,互联网领域下所应遵循的商业道德均可在传统竞争领域找到答案。

最后,用户需求不影响经营行为的正当性认定。经营者可以基于用户需求对自己的产品和服务进行改善,但不能基于此直接插手其他经营者的正当经营。

(二)被诉行为的长期存在是否有利于社会总福利

反不正当竞争法中所考虑的社会公共利益(或社会总福利)既包括消费者利益,亦包括经营者利益。其中经营者不仅包括本案双方当事人,亦包括其他同业或相关经营者。

首先,如果允许屏蔽视频广告的行为,视频网站的主要商业模式可能由两种(免费视频+广告;收费模式)转变为一种(收费模式)。短期,用户观看视频所支付的对价,由可选择性支付时间成本或经济成本变为唯一的经济成本;长期,仅依赖于收费模式的视频网站收入可能会减少,无力购买版权,使得用户获得视频内容的机会减少,从而导致消费者利益受到损害。

其次,被诉浏览器在屏蔽免费视频广告时,附带屏蔽VIP用户按钮,切断了免费用户转付费用户的可能。另外有相当数量用户是以广告过滤功能作为付费目的,被诉行为会导致该类用户转为免费用户。作为结果,视频网站平台的利益受到了损害。

再次,视频广告屏蔽行为将会导致广告投放渠道减少,广告投放者对广告机会的竞争更加激烈,广告投放成本增加,但并不会增加收益。因此,广告投放者受到损害。

最后,短期内使用视频广告过滤功能的浏览器用户量或许会上升,浏览器经营者获益;长期来看,当其他浏览器经营者同样采用该功能后,这一功能将几乎不会对用户量产生影响,只会增加开发成本。故并不利于浏览器经营者的利益

综上所述,被诉行为不仅有违公认的商业道德,且长期存在亦会对社会总福利有明显损害,应当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所禁止的行为。


二、上诉人及被上诉人部分上诉或抗辩理由的回应

关于视频广告过滤功能是否属于行业惯例,一审法院仅通过双方当事人所经营的浏览器具有该功能来认定,认定方法不具有说服力。二审法院通过上诉人提交的ChRome、Safari、Firefox、IE等7款市场占有率较高的浏览器不具有该功能,认定视频广告过滤功能并非行业惯例。

关于视频广告过滤功能的设置是否具有针对性,二审法院被诉浏览器的视频广告过滤功能需要针对腾讯视频具体的URL进行单独设置,具有针对性。另指出被诉屏蔽视频广告行为是否具有针对性,与公认的商业道德认定无关,与行为正当性的判断亦无关联。

关于被上诉人主张其仅提供过滤广告的功能、并未实施过滤行为,二审法院认为是被上诉人真正导致视频广告过滤行为这一后果产生,而非用户;并提出“未直接实施过滤行为并不影响其行为正当性的认定”。


三、被上诉人应承担的民事责任

二审法院综合考量视频广告占视频网站总收入占比、腾讯视频行业占比、被诉浏览器用户量占比等因素,酌定赔偿数额为一百万元。


判决结果:

撤销一审判决;判令世界星辉公司赔偿腾讯公司经济损失一百万元,诉讼合理支出八十九万六千七百零八元;驳回腾讯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案号:(2018)京73民终558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