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竞技
小说 【边缘】 诵读 八
发布时间:2019-04-12
 


边缘  


文‖风儿若有记忆   诵读‖沐雪依

编辑‖风儿文刊

(lD:fenger201810)



有天,看到兰短信后,他竟没头没脑,回了一条分手的信息。


其实,发出短信后,他心里也是很痛苦很纠结。


被董浩冷落的那段时间里,兰心情一直很失落,她不知道董浩心里在想什么,为什么董浩这段时间对自己突然忽冷忽热。



有次,他们在街上碰见,董浩看兰的眼神及神态,表现出很冷漠的样子,就像他们彼此不曾相识。或是两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互不熟识一样。


看到董浩冰冷的眼神,兰心里很难过。也由此,她得出结论,董浩并不喜欢自己。


一年多来,他们的感情只停留在精神层面。董浩对兰也有过暧昧的话语,深情的凝眸。



兰虽然是个很聪明的女人,但在感情方面表现的很愚钝,无法理智处理好她和董浩之间的关系,她从感情上到精神上很依赖董浩,把董浩当成自己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那天,当兰突然收到董浩分手短信,她一下失去了思想,半天缓不过劲来。她无法接受这种事实。在一年多的相处中,她心里始终相信,她和董浩有着前世的情缘,曾经沧海难为水的过往,才孕育了他们今生相遇。



他们的缘分经过了世世代代跋涉迷茫之际,终于在今生抵达在这个尘世间,穿越了尘世间的污浊与尘埃,只为了曾经的那份执着,那份坚定的念想,这样的缘分怎么就能这样悄无声息地结束!


董浩的分手短信,可以说给了兰个措手不及,这种突然打击就像经受了人生的劫难,使兰对生活失去了以往的信心,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对着墙壁发呆,看着空气迷离。  


四月的天,孕育着蔚蓝,四月的夜,清新芬芳。万物生气盎然,处处春光萦绕。而董浩和兰的情感就在这样的季节里凋谢了。



自从和兰分手后,董浩内心一刻都无法平静,一份情感以自己的决绝,就这样结束了!他内心很痛苦也很不甘。不过,事已至此,也只能任时间的推移,让这份感情慢慢随风而散吧!


有天,董浩正准备下班,手机短信铃声响起,是兰的号码。这时,他们已断交整整两个多月了。此时,看到兰短信,董浩心里激动万分。



兰的短信内容


:“ 回想起那天,当不明的情绪弥漫冲撞在心时,为寻觅不见的出口而焦虑不安。之后,我履行着每日的惯例,把心底丝丝缕缕的思绪,写满柔软关怀的话语。 


希望那些因你而起的思绪,能像风拂花香般带给你一丝安慰,一丝快乐。可你并没有顾忌到,我传递的气息,是否需要共鸣,是否需要温暖。只冰冷般的分手字体,敲定出现在冰冷的屏幕上,然后那种冰冷的感觉又直射到我的心里,深沉而冷漠。



分手,就像一把碎冰揉搓进我炙热的心底,也许是因着冷冽的天气,才怕极了那定格冷漠的字体,坚硬而犀利,我的心绪瞬间滑入了低谷,如夏日无常的季节,没容得阳光璀璨影射,就比天边翻滚的乌云遮掩,无法留下片刻的温度,即可间消失在空茫中,随之到来的是一滴一寸延伸的雨水流淌浸冷在心,一点残存的温度也无影无踪,只有丝丝浇灌的冰冷感,隐隐在回荡。


请允许我用乞者的姿态概论描述一下这段感情,让我茫然的这份感情。起初,我就像一个乞者一样放下自尊,洁身自爱,羞敛的生性,自我膨胀地厚实着颜面,放弃女子应矜持、内敛的情怀统统弃一边,掀飘起荡漾在心底的那点点涟漪,怀揣着懵懵的心结,硬生地拽扯着有看似心不随、意不愿的手,看似平坦的乞路也是酸楚多多。意、力竭,心沉沉时,偶尔也不乏沸腾浓浓的甜蜜撼人心扉,愉悦时,施者奉出舒心的情,真诚的意。



施者也许会想,这既精明且又有点犯傻的乞者,是否清明的了然相呼应才可持续,任凭独痴也枉然。其实,乞者,通透的明了辗转踟蹰其中,非明智之举,要不然怎样?任你远远行,任我唉唉一声长叹!别了,让我愿用一生追随的男子。”


看完短信,董浩很震惊,他怎么也没想到兰是个感情这样细腻的女人。


自己性格是内热外冷型,因为好多顾虑,不得不使自己言行处处谨慎,这种谨慎竟然导致兰误以为他对她的感情 。



董浩只是以为兰性格开朗为人热情,没想到兰对自己寄予了这么深厚的感情。     


董浩感觉心里很惭愧。看来兰也已放弃了这段感情,不过这样也好,自己有何颜面或有何资本去迎合她的这份感情啊!


有时,他常想自己不是君子,也不是小人,自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普通人所经历的他一样不落。普通人所拥有的,他也曾有过体验,只是在所谓家庭光环的笼罩下,在所谓家庭幸福的定义没来得及燃烧灰烬之前,就被随波逐流的浪涛冲到了幸福的悬崖边。



如一稻草,一根坠落悬崖边的孤草,悬崖的上面没有任何可供他攀爬的枝条,只有冷冷的寒气,夹带着瑟瑟的北风侵蚀透骨,僵冷撕扯着他已衰竭的心脉惶惶不安。


家,是什么?婚姻是什么?幸福又是什么?谁能给出一个合理的定义,一个准确的则量,一个天衣无缝的途说?


一个家是疲倦的灵魂放松歇息的伊甸园,还是冷如冰窖丝丝寒凉的腊月天。



倘若用一种形式,一种意境衬托,要怎样设想才能概括清明。是如湉湉的流水滋润心灵深处的甘露,还是像屋檐下迷失了方向的飞燕,找不到那里才是属于自己铸造的温暖小巢。


家,是他最不愿提及,也不愿回转的地方,为那一纸婚书,以及背负着身为丈夫及父亲的责任,他必须每天拖着倦怠的肢体,辗转停留在那个在他看来如冰窖的地方。


在那个家里,他只感觉寒凉彻骨,无法释放心中的压抑。在所谓的家庭中,他丝毫感受不到半点微温的热度。



他的心、他的意,从灵魂最深处传出瑟瑟发抖的颤栗,每天生活在失意怅惘中。 


他曾无数次问自己,家,是什么?是情感寄托温暖幸福的港湾,还是供吃喝拉撒体倦小憩的窝棚。一个家,要是失去了它本身的意义,那么,这个家还要不要保留,还要不要守护。为谁保留?有为谁而守护?   


内心的声音告诉他,为了女儿。对,为女儿。他找到了一个宽慰自己的理由,一个合理的借口。   



一段不幸的婚姻终归谁的过错,是她当年瞎了眼,还是自己迷了智。不然,把这个责任强加于月老,怪他老人家太糊涂,老眼昏花牵错了线,系错了情,这种推辞也未必不可。


夜,越来越深,也越来越冰凉透骨,寒冷的气流与清冷的夜风一起厮混在夜的空茫中,他连打了几个寒颤,捻了捻身穿的衣襟。看了看表,时针已指向凌晨一点。


“ 该是回家的时候了。”  他一边自喃,一边往回家的方向。目光游离在四处寂静的世界里,好像跟这个清冷的夜晚道别,又好像一个失落的幽魂,在清冷的夜里寻找着自己曾经温暖的家园。



题外话:这篇《边缘》结局留白,给大家一些想象的空间。在这里谢谢《清浅时光》平台编辑若水。谢谢主播沐雪依。



作者:风儿若有记忆,一个在文字里取暖的女子,简单生活,简单做人。所有文字属作者原创,个人公众号,风儿文刊(lD:fenger201810)


主播简介:沐雪依,朗诵爱好者。愿意用我的声音,唤醒你的耳朵。有你,有文字,有雪依。个人公众号:沐雪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