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解梦
奶酪儿有点甜-蓝妯[都市情缘情有独钟天之骄子甜文]
发布时间:2019-05-15
 

更多精彩小说合集请查看工具栏-成人充电 菜单。

奶酪儿有点甜

内容简介:

肖氏集团的肖总仅凭着一双桃花眼和勾人的脸蛋,不知道就有多少姑娘为他神魂颠倒。

但是他却偏偏喜欢那块儿小奶酪。

因为只有肖策自己知道——

小奶酪,有多甜。

肖总吃醋第一步:慵懒的松了松自己的领带,步步紧逼。

“还惹不惹我?嗯?”

肖总吃醋第二步:高冷的抛出黑卡。

“黑卡给你,随便刷。外面的那群野男人比我有钱?”

肖总吃醋第三步:频繁看某人脸色了。

“你要是亲我一下我就考虑不生气。”

肖总吃醋第四步:可怜兮兮的敲门。

“开一下门,外面好冷,不抱着你我睡不着。”

男主宠妻狂魔,追妻路上漫漫长路不畏艰险~非常甜的谈恋爱~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情有独钟天之骄子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肖策,唐洛儿┃配角:┃其它:


正 文

春天的温度很是适宜。

就连吹过的风都是甜甜的。

在A市最繁华的商业街道旁边开着一家装修风格独树一帜的甜品店。

奶酪儿甜点。

在这家甜品店左边的是网红奶茶店,右边是星巴克。

作为夹杂在最中间的位置,这家甜品店本来是位置很尴尬的。

其实不然。

“奶酪儿甜点”在网上的评分极高,网友给出的评价几乎都是五颗星。

环境优美,服务很好。

最重要的是………

老板是个大美女,大家都很想去一睹芳容。

不过一家店能够保持长久的生计最重要的是它的味道和口感。

“奶酪儿甜点”几乎回头客高达百分之九十五。

这也证明了其口味的好评。

店里。

唐洛儿坐在一边的摇椅上。

这个躺椅是她专门选购的,花瓣形状的外形跟她的店内装潢极为符合,浪漫而又漂亮。

而且里面有一个大抱枕,舒服极了。

她的店里招了一个服务员,何佳。

何佳是个有些可爱的女生,个子小小的,工作却是极其认真的,所以唐洛儿很放心把店里的生意交给她。

唐洛儿喝了一口刚刚从旁边买来的奶茶,感觉幸福极了。

这种悠闲的午后,细细碎碎的阳光倾洒在身上,坐在这里放松的喝着奶茶。

啊………

舒服。

店里来了一个客人。

何佳热情的招呼着,“您好,欢迎光临,请问您需要什么?”

来的是一个穿着西服的看起来像是上班族的男人。

男人来到了店里,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摇椅上的唐洛儿。

看了一眼,男人有些害羞的移开了眼睛。

这是他第一次来。

以前是同事来的,大家告诉他这里的老板娘很漂亮,让他必须来看看。

他本来还不以为然,今天来一看,果然有些被惊艳到了。

这女人的确漂亮,带着一股慵懒的美感。

她穿着杏色的薄蕾丝开衫,里面的吊带内搭显示出了她的好身材,底下是一条同色系长裙,整个人窝在那里,看到有人来了也只是眼皮子微微的撩了一下,她有些上挑的眼尾看人一眼好像就是在勾引人。

男人不敢多看,怕自己再多看一眼,就被这老板娘发现了。

男人咳嗽了一声,掩饰住了自己的情绪。

“………我要一份提拉米苏。”

何佳点点头,用夹子夹了起来,然后包装,最后递给男人。

“这是您的提拉米苏,慢走。”

男人接过了自己的东西,临走前故作不经意的看了角落里的那女人。

果然是极品。

何佳看着刚才的这位客人走远,笑着看着自家老板娘。

“洛儿姐,这是第几位偷看你的客人了?我都数不清了。”

唐洛儿轻笑了一声,看起来不是很在意的样子。

“看就看了,看一眼又不能掉块肉。”

何佳道:“咱家这甜品店现在这么火,估计是您的影响力占了一半,网上的评价我可是都看了呢。”

唐洛儿又喝了一口奶茶。

“行了,你不是说今天要早点下班吗?”

何佳一看时间,拍了一下脑门。

“还真的!我差点忘了!”

唐洛儿站了起来,缓缓的走到了何佳身边,把她身上的制服脱了下来。

“行了,快走吧,再不走你的小男友就要着急了。”

谈恋爱中的少女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

何佳最近谈了恋爱。

今天是二人第一次约会。

她昨天特意向老板请假,生怕老板觉的自己不敬业。

唐洛儿倒是个好脾气的,不仅没反对,还鼓励她好好约会。

何佳入世未深,一副青涩的模样,她刚准备走,唐洛儿叫住她。

何佳不知道怎么回事,站在原地。

唐洛儿掏出了一只樱桃色的口红给何佳无色的嘴唇上薄薄的涂了一层。

本来没有什么气色的脸蛋一下子好看多了。

何佳也不知道老板娘这是在做什么,也不敢动。

唐洛儿给何佳抹完嘴巴之后,把口红盖了起来,然后把口红递给了何佳。

“这口红是我新买的,一次都没有用过,送给你了,就当是你的恋爱礼物。”

何佳惊喜极了。

自家老板真是太好了。

何佳低头一看,还是个牌子货呢。

她开心的笑着说道:“谢谢老板!”

唐洛儿看着她单纯的模样,只希望这丫头碰到一个好人,不要被人骗了就好。

何佳蹦蹦跳跳的走了。

自家的服务员走了,唐洛儿只好亲自上阵了。

不过她自己是老板,不用穿着工作服。

唐洛儿把刚才喝的那杯奶茶拿了过来。

她刚吸了一口,大门就从外面被推开了。

唐洛儿抬起眼睛。

饶是她,也忍不住多看了一会儿。

这是一个很俊美的男人。

男人身材颀长,身上的西服看起来是高级定制,手腕上的手表价值不菲,头发用发胶固定着。

他的鼻梁高耸,唇有些薄,西装皮鞋,神色淡漠,全身上下带着无可救药般的禁/欲气息。

偏偏那双桃花眼眼睛里面却带着些许的风流与轻挑。

这是一个气质出众的人。

肖策走进了这家甜品店,左右的看了一眼,首先得看到了一个端着奶茶喝的女人。

他问道:“这里的老板呢?”

唐洛儿把奶茶放到了一边,正色道:“我就是老板,请问你需要什么?”

男人看了她一眼,似乎在考量这句话的真实性。

不过这家店里就她一个人,她应该就是老板了。

肖策微微扬起下巴,看了一眼店里陈列着的甜点,眉目里带着桀骜不驯。

“小孩子一般会喜欢吃什么?”

唐洛儿问道:“男孩子还是女孩子?”

“男孩儿。”

唐洛儿想了一下,“我这里新出了一款抹茶蛋糕,口感很好,但却不是很甜,也许很适合男孩子。”

肖策也不知道肖阳喜欢吃什么,来这里也没什么目的,纯粹是被磨的没办法了,才来这里给他买甜点。

既然这老板都建议了,那就这样。

肖策道:“那就按照你说的来,给我来一份。”

唐洛儿帮他把蛋糕包装了起来,然后递给了他。

肖策伸手接过。

不料,交接的瞬间,二人手指不经意的触碰了一下。

唐洛儿如同触电一般的弹开了。

肖策觉得有意思。

不过是碰了一下,这人反应怎么这么大。

他这才仔细的看了一眼这女老板的脸。

一看,倒是漂亮的。

精致的五官不输他身边出现的任何女人。

肖策翘了一下唇角,深深的看了一眼唐洛儿,什么也没说的出门了。

唐洛儿看着这男人出了门,才呼了一口气。

真的是一个气场极其大的人。

大概是这男人从气势上就带着一股压倒性的优势。

唐洛儿往前走了一步,看到男人走到一辆加长林肯前,司机走了出来给他开门。

肖策把蛋糕放到了车里,微微弯腰,刚打算进去,忽然身子一顿。

他回头看了一眼。

这家甜点店的老板娘正在里面看着他。

二人视线交汇上。

唐洛儿嘴角有些尴尬的扯了一下。

肖策桃花眼里闪烁着戏谑的光芒。

却也只是看了一眼,便进了车里。

司机恭敬的关上了门,然后回到了驾驶座。

车子离开了。

偷看竟然还会被抓包………

唐洛儿摇摇头,决定把这件事情忘掉。

肖家的别墅装修格外豪华,也是因为财大气粗。

穿过鹅卵石铺设的小路,道路两盘涓涓的喷泉水发出水声,别墅分为好几层,绿草地修剪的平整。

肖策下车,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袖口,手里提着蛋糕盒子。

他走进别墅的时候,肖阳正坐在客厅里吃着车厘子打游戏,看到肖策进来,他赶紧的把手里的东西藏了起来。

肖策走近,看他。

“别藏了,我都看到了。”

肖阳摸了摸自己毛茸茸的头发,“哥………你回来了………”

比起父母,肖阳更怕自己这个哥哥,不过他哥对他好却也是真的。

肖策:“下次再让我见到你不学习在这里偷偷玩游戏,我就告诉那些暗恋你的小女生你小时候学小女孩穿衣服。”

肖阳有些气恼。

“哥!”

肖策不逗他了,把蛋糕放在肖阳的眼前。

“你不一直想吃这家店的蛋糕吗,给你买来了。”

肖阳眼中有着惊喜,赶紧打开尝了一口。

味道棒极了。

肖策单手插兜,站着看他,肖阳跟个小猴子似的,吃个东西满足的不得了。

“好吃吗?”

肖阳重重的点头。

“特别好吃!”

肖策笑了一下。

“你以后要是好好学习,我就每个礼拜都给你买。”

肖家家教很严,肖阳由于年纪太小,为了不让他养成挥霍的个性,所以对于他的零花钱很是克制。

作为哥哥的肖策倒是经常补贴自己的这个亲弟弟。

何佳约会回来以后看起来心情不错,笑容看起来比以往更加甜了。

唐洛儿吃着盘子里面的坚果,把壳扔到了一边的垃圾桶里。

“何佳,果然恋爱是最好的护肤品啊,我看你最近越来越漂亮了。”

何佳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蛋。

“老板,你就别夸我了,我再怎么样也是比不过你的。”

唐洛儿:“跟我比做什么,人啊,还是不要跟别人比,跟自己比就够了。”

何佳其实对于唐洛儿有点崇拜情节,觉的自家老板无论说什么都特别有道理。

她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老板说的对。”

唐洛儿无奈的笑了一下。

今天起的有些早了,她有些懒散的伸了一下懒腰。

放在桌子上面的手机忽然响了。

唐洛儿低头看了一眼。

是一条短信。

——洛儿,晚上有空吗?我想请你吃个饭。

唐洛儿看着发送人。

孙赫明。

单单是看着这个发送人,唐洛儿就不太想回消息了。

孙赫明最近正在疯了一般的追求她,并且有着百折不挠的勇气,无论唐洛儿怎么拒绝,明着说还是暗着说,他都觉得这只是时间的问题,只要他坚持下去,洛儿总会答应他的。

她在手机上敲击着键盘。

——我今天有点事情,恐怕没有时间。

孙赫明的消息很快的就回复了过来。

孙赫明:你忙什么呢?你店里不是有店员吗?

唐洛儿有些头痛的抓了抓自己的软发。

这个人可真是的………

一点都听不出来别人变相的拒绝。

唐洛儿刚打算发些什么,手机再次的响了起来。

这次是电话。

田骄。

看到来电显示,唐洛儿笑了一下,接起了电话。

“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田骄:“你个没良心的,我没事儿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

唐洛儿:“我当然不是那个意思了,只不过你这段时间不是都在山区支教吗?”

田骄:“回来了。”

“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

唐洛儿:“回来就好,好好休息。”

田骄:“休息什么啊,我是年轻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累。”

唐洛儿笑了,“你是一直都挺有精力的。”

田骄是她最好的朋友。

她属于跟唐洛儿性格不太一样的那种人,永远精神头满满,不可能在一个地方呆的太久,永远都喜欢尝试新事物,新鲜感对于这样的人来说太重要了。

田骄虽然家里有钱,自身是个富二代,却丝毫不怕吃苦,山沟子想钻就钻。

这也是唐洛儿佩服她的一点。

田骄:“我这好不容易回来了,可想死你们了,晚上组了一个局,你来不?”

唐洛儿想着这不就有事儿来了吗。

正好可以回绝孙赫明。

“去,把地址发给我。”

田骄不过五分钟就把地址发了过来。

唐洛儿给孙赫明发了短信,告诉他晚上要跟田骄出去,没空跟他吃饭。

孙赫明这才消停了下来。

下午五六点钟的时候。

唐洛儿把店里的事情跟何佳交代了一下,然后就走了。

唐洛儿看了一眼手机,然后自己驱车到了田骄说的那家KTV。

唐洛儿走到了503的房间门口。

她一推门,里面已经人很多了。

田骄坐在正中间,看到唐洛儿来了,爽朗的笑了一下。

“洛儿,你来了。”

田骄为人外向,交友圈广,在外面的朋友也多,所以包房里面的人挺多的。

不过就是烟雾缭绕的,里面的人脸都看不清楚了。

颇有些纸醉金迷的味道。

唐洛儿走了进去,笑道“你这刚从山区回来,又回来接触这种环境,适应的了吗?”

田骄:“当然可以了,我这人适应能力最强了。”

田骄的朋友唐洛儿也并不认识。

旁边的人有看到唐洛儿进来的,也是眼睛一亮。

“田骄,这是谁啊,介绍一下呗。”

田骄看了说话这人一眼,没好气儿,“滚一边去,这我最铁的朋友,少在这动歪心思。”

那人不爱听田骄说这话了。

“怎么就动歪心思了,我这不就是想单纯的认识一下嘛。”

田骄冷笑一声。

“您配吗?”

那人被噎的够呛。

但是也知道田骄就这狗脾气,也没跟她较真。

田骄不搭理那人了,转头看着唐洛儿。

“哎,得有半年多没见着你了吧,真的想了。”她叹了口气说道。

唐洛儿说道:“对啊,你一走就走了那么久。”

田骄:“丰富人生经验了,挺有意义的。不过我这次得呆挺久时间了,你想怎么见就怎么见我。”

唐洛儿:“挺好的,在家里老实一会吧,别老瞎跑了。”

田骄凑近了唐洛儿一些,仔细的看着她的脸蛋。

“你看看你,还是这么好看,皮肤一点瑕疵都没有。”

唐洛儿眨了眨眼睛,也没装,直接说实话。

“不用这么夸我,我化妆了,肯定得皮肤状态好啊,不然不是白化妆了。”

田骄:“得了吧,我又不是没看见过你素颜的样子。”

唐洛儿把面前没人用过的杯子拿过来,倒了一杯酒。

田骄问道:“开车没?”

“开了。”

“开了还喝。”

“没事儿,叫代驾就可以。”

出来玩要是玩的不尽兴就没意思了。

田骄也明白唐洛儿不可能干没谱的事儿,也就不管她了,正好那边有人叫自己,就过去喝了几杯酒。

包房里面特别热闹,唐洛儿刚把自己杯子里面的第一杯酒喝完,身边就来了一个人。

唐洛儿偏头看了一眼。

是个长的还不错的男人。

就是带了一些不正经,看起来是久经情场的男人。

祁鹏端着一杯酒看着唐洛儿,此时的这个女人因为喝了一些酒,嘴唇泛着一丝水光,眼睛里面带着那么一丝勾人的味道。

唐洛儿看着这个忽然出现在自己身边的人。

“你是?”

祁鹏:“我是祁鹏。”

唐洛儿听着这个名字,感觉有点耳熟,好像从哪里听过。

大抵也是这个圈子里的人,可能是从别人的嘴巴里面听到过这个名字。

唐洛儿点了点头,“嗯。”

此人从面相上来看。

风流。

所以唐洛儿也没有多大兴趣,她对于这种男人没有多大的兴趣。

祁鹏看到唐洛儿这么一副不愿搭理他的样子,对于她的兴趣更大了。

男人有的时候从本质上来说是有点犯贱心理的。

越是不愿搭理他的女人,他越有征服的欲.望。

祁鹏正打算说些什么,忽然一股大力把他推开了。

祁鹏眉毛一皱,看到一个四眼田鸡正一脸怒气冲冲的看着自己。

祁鹏本来手里是端着一杯酒的,被这一孙子一推,酒撒了一裤。

祁鹏怒从心头起。

“卧槽………你是哪来的傻逼?瞎撞什么,眼睛长屁股上了?”

孙赫明一点都不带怂的。

他可是一进来就看见这男人坐在唐洛儿的身边准备勾.引她来着。

孙赫明:“你刚才做了什么你自己有没有点逼数?”

祁鹏不知道这傻逼忽然来找茬是为了什么。

但是很生气就对了。

“我干什么用你来管?哪来的滚哪去!”

孙赫明:“你先起来!”

祁鹏拧劲上来了,冷笑一声。

“爷爷就不起,你能把我怎么着?”

孙赫明不知道回了句什么。

唐洛儿看了这二人一眼。

只感觉一排黑乌鸦从头顶飞过。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包房里面吵闹,这二人还在这骂来骂去,唐洛儿嫌吵,便换了一个地方坐着。

正巧她换的这个地方是几个认识的朋友,几个人正在摇骰子喝酒。

唐洛儿来了兴致,便也参与了其中。

大概是今晚真的很倒霉,不知道孙赫明是怎么摸到这里来的,而且摇骰子总是输。

唐洛儿喝了不少的酒。

就算她酒量还可以,也是喝的有些飘飘然了。

看到时间差不多了,唐洛儿打算回去了。

田骄不免的有些担心。

“怎么喝了这么多酒?你一个人回去能行吗,要不我送你回去?”

唐洛儿笑了一声。

“你的朋友们还都没走呢,你走了算怎么回事。”

“那你………”

唐洛儿扶着田骄的肩膀,安抚的拍了一下。

“没关系的,我叫代驾,一会儿就回去了。”

田骄看着还是不太放心。

“那你到家了记得给我打电话。”

唐洛儿点点头,跟田骄挥手。

“那我先走了。”

唐洛儿站在门口开始叫代驾。

春天的风真是让人迷醉啊。

唐洛儿就这样站在门口感觉自己都要舒服的睡着了,这里没有包房里面的烟酒味道,舒服极了。

唐洛儿站在车旁等着代驾来。

她感觉自己都快要睡着了。

迷迷糊糊间,她看到了一双包裹在黑色西装裤下的修长长腿缓缓向自己靠近。

唐洛儿不自觉的抬头,微眯双眼,头微微的歪着。

这男人长的可真好看。

这是唐洛儿失去意识之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唐洛儿睁开眼。

头顶的吊灯眼熟的可以。

她不自觉的嗅了一下鼻子,嗯,是熟悉的薰衣草味道。

她揉了揉脖颈,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个地方可真是熟悉啊。

因为这里是她的家。

唐洛儿先是坐在原地发了一会儿呆,然后脑海里开始浮现出昨夜的场景。

唐洛儿本来还是有一些迷糊外加不清醒的,这么一回想,顿时全身一个激灵,吓清醒了。

她喝酒倒是没有断片的毛病,昨晚的事情在她昏迷之前都是可以想起来的。

唐洛儿记得昨晚看到了一张有一些熟悉却又陌生的脸庞。

那个人………

唐洛儿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这个人是谁。

是那个来她甜点店买过甜甜的那个人。

可是………

这样的人怎么会是她叫来的代驾呢?

不符合常理。

唐洛儿拿起手机来一看,上面果然有着很多通未接来电,都是她昨晚叫来的代驾所打的电话。

唐洛儿忽然脖颈后方传来了一阵凉意。

这么说………

她昨晚是认错人了。

可是她现在又怎么会好好的在家里呢?

唐洛儿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是完整的,就连脸上的妆也是昨晚没有卸下来的,现在一摸还感觉怪难受的。

唐洛儿第一反应是自己昨晚竟然没有卸妆,这样对于自己的皮肤状态可真是太不好了。

不过这个小困扰也就只困扰了一小会儿。

唐洛儿现在纳闷儿的是那个男人为什么会送自己回家,还冒充自己的代驾。

不过不管怎么说,唐洛儿能够清楚的知道自己昨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因为自己的身体她自己最清楚了。

难道说昨天是雷锋日,这个男人在做好事不留名吗?

可是昨天也不是雷锋日啊。

想了好一会儿,快把脑袋都想破了唐洛儿都没有想出一个为什么,到最后,她索性不想去再想了,不管怎么说,自己没有吃亏这一点就是好的,下次见到这个人,好好的道一个谢是有必要的。

唐洛儿站了起来,走到浴室,准备洗一个澡,顺便好好的卸妆。

她想着以后喝酒是要克制一点的了,不然以后再发生这种事情,难免吃亏,也不会保证自己再会遇到一个这样子的人。

虽然昨晚的事情发生的的确有一些蹊跷。

必要的时候是要弄清楚的。

唐洛儿洗完澡出来以后,感觉神清气爽。

她穿着白色的浴袍,走到窗边,准备拉开衣柜,思索今天要穿什么衣服。

忽然。

视线一瞥。

看到一张纸条贴在床头柜上。

唐洛儿:“………”

这是什么情况?

她赤脚走了过去。

把纸条揭了下来。

纸条上面的字迹狂劲而又有一些潦草。

——醉酒小姐,把你安全送到家了,下次不要喝这么多酒了,不然遇到坏人你就要该哭鼻子了。

唐洛儿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

醉酒小姐是什么鬼。

不过。

看这话语这人应该也没对她做什么。

看来是个好人了。

唐洛儿笑了一下,把纸条放到一边。

这种坐怀不乱的好男人这时代不多了。

不过………

唐洛儿想想自己昨晚那副妆花了的样子………那男人坐怀不乱可能也是有原因的………嗯………

唐洛儿决定这男人如果下次再来她的甜点店她就给他免单了。

她今天挑了一条杏色蕾丝到脚踝长裙,用卷发棒稍微的烫了一下头发,收拾完毕之后就准备出发去甜点店了。

唐洛儿驱车到了甜点店之后,抽空看了一眼手机。

田骄给她发来了微信。

田骄: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事情,已经到甜点店了。

田骄:可以的,你应该还是跟当年的好酒量。

唐洛儿看到这句话,忍不住沉默了一下。

她可能现在也不行了………

跟当年大学的时候一比简直差远了。

岁月果真不饶人。

——一般了。

田骄:对了,你昨天走了不知道,孙赫明喝多了,忽然发现了你走了,疯了一样的问我你去哪了?这人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

唐洛儿看到田骄说的也是颇为无语。

——我也不清楚,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执着。

田骄:只能说你的魅力从来没减退过,之前不也有男人为你这样要死要活的嘛,好羡慕你啊哈哈哈。

——别。你要是羡慕你就把孙赫明拿走,我可一点都不想要,无福消受。

田骄:哈哈哈哈哈哈原谅我不厚道的笑了。

甜点店有专门的做甜点的师傅,唐洛儿其实算是一个甩手掌柜,偶尔兴趣来了也会做上一些自己感兴趣的甜点。

不过前提,是她有兴致的时候。

不过她的手艺可不是吹的,就连专门做甜点的师傅都会夸她做出来的东西味道好。

其实唐洛儿也就是对这种手工的东西感兴趣,毕竟兴趣才是最好的老师。

唐洛儿无意间翻着自己的手机,这才发现孙赫明昨晚不知道抽什么疯。

唐洛儿单手支着脸庞,数着短信条数。

差不多得有四五十条了………

这人喝醉以后怎么是这个样子的?

太可怕了。

唐洛儿忽然有点厌恶了。

或许这样的拒绝还不够决绝,不够让他死心,唐洛儿下定了决心,把孙赫明所有的联系方式全都拉黑了。

不管怎么样,这个人都不能再说一句话了。

最怕这样的狗皮膏药属性的人,黏上就甩不掉。

虽然很谢谢他的喜欢,但是没办法回应也是她的本能。

孙赫明根本就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如果偏要说一个类型的话………

唐洛儿脑海里忽然出现了一张天神般俊美的脸孔………唔………

这张脸………

好像是昨晚的那人………

唐洛儿笑了一下,自己最近真的是越来越魔怔了。

单身久了,可能她也会有一点点的………花痴。

唐洛儿不愿意承认自己这个属性,所以接下来的几天,她致力于研究于新产品,努力让自己成为一个积极工作的人。

一个礼拜以后。

“奶酪儿甜点”推出新产品,门口的招牌展示出图片,路过的人也非常感兴趣,来购买的人络绎不绝,营业额直线飙升。

就连一些网站吃播都在和大家极力推荐这款新出来的甜点。

“奶酪儿甜点”热度更高了。

肖家。

肖阳一个小学生了,十岁的年纪还在跟自己的哥哥撒着娇。

世态炎凉。

不撒娇就吃不到蛋糕。

肖阳也算明白了,什么男子汉的尊严都是不存在的,能吃到自己心爱的蛋糕才是最重要的。

肖家人情商都高,毕竟家里是做生意的,待人接物一个个都跟人精似的。

肖阳凑在肖策的身边,给他递上了一根香烟。

肖策睨了一眼肖阳。

这他妈才多大,就学会递烟了。

混蛋小子。

肖策不动声色的接过了肖阳递过来的烟,含在唇缝间。

肖阳这个马屁精赶紧的又把茶几上的打火机拿了起来,给肖策点了火。

肖策吸了一口。

烟雾徐徐的喷了出来。

“说吧,又有什么事儿要求我?”

肖阳感叹了一句。

“哥,你抽烟的样子真帅,还特别性.感。”

肖策直接一个爆炒栗子给了肖阳。

“有屁就放,少来这套。”

肖阳嘿嘿的笑了一声。

“那个………就你上次买蛋糕的那家店,我最近看网上说又出了一款新品,特别火,据说味道特别火,哥,你再帮我买一块呗?”

肖策根本不理解。

一个男孩儿,还是他的弟弟,怎么对甜食这个感兴趣。

他虽然不厌恶,但也没多感兴趣。

甜腻腻的,吃多了容易齁着。

肖策修长的指间夹着烟,立体的五官熠熠发光,嘴角勾出一抹笑容。

“给你买也可以。”

他忽然想到了那个甜点店的老板娘。

也是那天车边的醉酒女子。

如果去的话可以见到她。

肖策想到这,倒是隐隐的有了一丝期待。

肖阳没想到他哥这次能这么快的就答应了,既震惊又开心。

“哥!你真是我亲哥!真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之前答应我的一个礼拜买一次的是有效的对吧!”

肖阳说话太激动,往外喷唾沫星子。

肖策嫌弃的离他远了一些。

“行了,看你这点出息。”

肖阳也没计较,美滋滋的上楼了,想着自己马上就能有甜点吃了,今天一整天的心情就变好了。

肖策起身。

划开手机,在网上搜到那家“奶酪儿甜点”,一看,果然好评如潮。

肖策嘴角微勾。

奶酪儿。

倒是跟她本人一样,看起来就很有食欲的样子。

门口的风铃微微发出清脆的响动声的时候,唐洛儿就知道有客人来了。

她微微的抬起头。

来人穿着黑色的衬衫,袖子挽到手肘处,露出了结实的小臂,上面还有一些青筋。

锁骨处的扣子已经解开了,大概是因为天气太热,但是男人的锁骨处却突出而又精致,像是个艺术品一般。

唐洛儿微微一愣。

何佳是个机灵的小姑娘,一看有人进来,立马道:“欢迎光临。”

肖策进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也是何佳。

他有点疑惑。

换人了?

但是再一转头,就看到了坐在摇椅上的唐洛儿。

自在的不行。

何佳已经开口了,“请问您需要点什么?”

肖策走近。

“你是服务员?”

何佳:“是的,先生。”

何佳虽然每天面对形形色色的客人,但是肖策偏头看了一眼唐洛儿。

眸子里闪动着一丝戏谑的光芒。

这个男人气场太强大。

唐洛儿觉的自己如果无视了他似乎也不太好,毕竟他曾经帮过自己。

她走了过去。

肖策嘴角勾动。

“好久不见。”

唐洛儿耸肩,“一个礼拜而已。”

肖策眸子里有了笑意。

“你记得倒是挺清楚的。”

唐洛儿:“………”

这个时间点来的人不多,唐洛儿就让何佳先去后面待着。

省的让她知道自己喝醉找错代驾的事情。

要是被她知道可就太丢人了,她光辉形象也不复存在了。

何佳应了一声,乖乖的去后面了。

唐洛儿抬眸,看了一眼肖策。

“想要点什么?”

肖策看她,“不记得我了?”

唐洛儿微微的沉默了一下。

“有点儿印象。”

何止是记得。

简直是印象深刻。

肖策:“我上次可是安全把你送回家了,算不上救命恩人,但也算帮过你。要知道………”

他看了一眼唐洛儿包裹在紧身体恤里面的酥.胸。

身材不错。

“你这样的女孩儿在外面可是很容易吃亏的。”

“上次的事情谢谢你。”唐洛儿落落大方的看他。

肖策勾唇,俊逸非凡。

“我不是要你感谢,下次注意一点吧,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一样,要知道,大多数男人都是禽兽。”

他倒是把自己撇的清。

唐洛儿道:“都见过好几次了,也算是缘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应该怎么称呼呢?”

“肖策。”

“唐洛儿。”

肖策笑了一下。

这名字倒是跟她挺配的。

唐洛儿不知道他为什么听到她的名字以后会笑,不解的问道:“你笑什么?”

“没什么。”

肖策左右的看了一下。

“其实我来这里是为了给我弟弟买你家的甜点,上次来也是给他买的,他很喜欢你这家店做的东西。”

唐洛儿微笑。

“小孩子喜欢吃这种甜食是正常的。”

肖策:“听说你们家新出了一款新品。”

“嗯。”

“我弟弟专门嘱咐我一定要吃到你店里的这款新品。”

唐洛儿:“好,我这就给你包装起来。”

“奶酪儿甜点”的包装也是吸引大家来购买的一个小原因。

包装格外精致好看,每一个顾客都感觉自己被用心招待了。

唐洛儿把盒子上的最后一道程序做好。

一个完美的蝴蝶结出来了。

她微微低头,睫毛低垂,鼻子小而挺,鼻尖有一颗褐色的小痣,阳光倾洒在她的侧颜,格外的温柔好看。

做一件这样的小事都能这样专注而认真。

非常的吸引人了。

肖策看着她的侧颜。

直到。

唐洛儿收手,抬头,对肖策道:“好了。”

她伸出手递给肖策。

肖策接过来。

二人的手指不经意的触碰了一下,唐洛儿有些烫手一般的瑟缩了一下。

肖策倒是看起来风轻云淡的,把盒子接了过来。

唐洛儿开口道:“为了表示我上次事情对你的谢意,这块蛋糕就当做我送你的,今天给你免单。”

“不了。”

“嗯?”唐洛儿疑惑的看他。

肖策:“这块蛋糕是我给我弟弟买的,如果你真的想表达谢意的,可以换个方式。”

“什么方式?”

肖策:“这蛋糕不是你做的吧?”

“不是我做的,但是是我研发的。”

肖策点点头。

“那下次我来的时候你就送一块你亲手做的蛋糕吧,当做你的谢礼。”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的要求。

肖策看着唐洛儿脸上的表情。

“很难吗?如果逾越了的话就算了。”

唐洛儿:“那倒没有,很简单。”

肖策:“那好,下次你做好了的时候就通知我,我来取。”

“等等。”唐洛儿忽然道。

肖策看她。

唐洛儿:“可是我没有你的联系方式………”

说完,唐洛儿有一点不好意思,这样好像自己故意索要他的联系方式一样。

搞得自己很套路。

但是天地良心,她真的没有用套路。

肖策这样的男人身边应该会有不少的女人围着转吧,估计能够看的出来什么样子的才是套路。

肖策毫不介意的笑了一下,有些笑意的眸子低垂着,睫毛在眼底垂下了一片阴影。

他对着她伸出了手。

“把手机给我。”

“嗯?”

“不是要联系方式吗?”

唐洛儿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他。

肖策接过了唐洛儿的手机。

屏保是一只白色的萨摩耶,一脸开心的咧着嘴看着屏幕,样子很是讨喜。

肖策输入了一串数字在屏幕上,然后拨打了出去。

很快的。

肖策的手机就响了。

肖策把手机还给了唐洛儿。

“好了。”

唐洛儿接过来。

“嗯。”

“你养狗?”肖策问道。

唐洛儿抬眼看他,“你怎么知道的?”

“你刚才屏幕上就有。”

唐洛儿这才了然。

“嗯,我家里养了一只萨摩耶。”不过一直放在她父亲的家里,她一个人有时候照料不过来。

肖策点头。

“那我就先走了。”

唐洛儿:“好。”

她看着肖策转身。

走到门口,肖策又转身,看着唐洛儿。

唐洛儿有些不明所以,但是还是看着他。

“………还有事吗?”

肖策薄唇轻启,一字一句的道:“千万别忘了联系我。”

唐洛儿心脏忽然漏了一拍。

这男人眼睛真好看。

好像有股魔力一般,把人吸引进去他的漩涡。

她只好装作不慌乱的点头。

“好。”

最近几天格外安静。

就连何佳都有些纳闷。

“老板,之前一直缠着你的那个男的现在怎么不来了?”

唐洛儿在专心致志的弄着手里的东西。

“不来还不好嘛,你希望他来?”

“不是………我就有一些好奇………”

唐洛儿没回话,继续弄着手里的东西。

何佳扒头看了一眼。

“老板,你忙什么呢?”

按照常理来说,老板的日常应该是在晒太阳才对。

唐洛儿:“没事儿,随便弄点东西。”

过了一会儿,唐洛儿才抬起头。

她呼出了一口气,感觉自己有点累。

看着眼前的成果,唐洛儿格外满意。

她掏出了手机,看着屏幕上面“肖策”两个字。

她犹豫了一下,想要打电话,又觉的二人不是很熟,打电话未免有一些尴尬,所以干脆的直接发了短信。

——蛋糕已经做好了,你有时间就来取一趟。

唐洛儿来回的看了好几遍,确保没有什么失误以后,才发了出去。

短信发了出去,没有回音。

唐洛儿一开始还等了一会儿,后来干脆把手机放到一边了。

何佳看着自家老板从一早就开始忙活着自己那块甜点,而且还是一副很认真的模样。

那个包装精致的盒子就那样的放在那里。

何佳都有一些好奇,能让老板这么认真的人能是谁?

孙赫明?

唔………

应该是不存在的。

过了一会儿。

门口传来脚步声。

唐洛儿本能的抬起头。

那个人来了?

结果。

何佳的嘴巴有些微微张大。

她这嘴………

来人正是孙赫明。

孙赫明一进来眼神直接锁定一边的唐洛儿。

唐洛儿微蹙眉头,“你怎么来了?”

自从把他所有的联系方式拉黑以后,这个人就从她的世界消失了,她本以为他就放弃了,没想到又来了。

孙赫明大步的走到唐洛儿面前,气势逼人。

何佳惊呼了一声,感觉气氛不太对。

孙赫明:“洛儿。”

唐洛儿后退一步,离他远了一些。

“什么事?”

孙赫明推着自己的眼镜,阴沉的笑了一下,“没什么,就是好久不见你了,有点想你了。”

唐洛儿:“………”

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孙赫明看了一眼何佳,直接伸出手拉住了唐洛儿的手腕。

“这里有人,我有些话要跟你说,你跟我来。”

唐洛儿本能的拒绝。

却发现孙赫明力气大的惊人。

何佳在一边着急,想上去帮忙。

门口的风铃再次响了。

一股好闻的味道由远及近的传来。

肖策走进来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时,也是惊讶了一下。

眼前的二人在纠缠着。

但是显然的可以看出来唐洛儿是不开心的,因为她的表情是很有抗拒意味的。

孙赫明看到来人,也放下了拉扯着唐洛儿的手。

“肖总………”

肖策眯眼看了一下孙赫明,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他是谁。

孙赫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带。

“没想到还能在这里遇到你。”

肖策应了一声,冲着他扬了一下下巴。

“你在这做什么呢?”

孙赫明笑了一下,“没什么,我女朋友跟我闹矛盾呢。”

听到这话的二人均是一怔。

肖策是没想到唐洛儿已经有男友了,还是孙赫明这种类型的。

唐洛儿是震惊于孙赫明的厚颜无耻。

她也没有忍耐。

对于这个人的忍耐已经到极限了,没有必要再给他留脸了。

然而她还没有说话,急脾气的何佳就忍不住了。

“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啊,明明就是你天天的来纠缠我们老板,现在还说是你女朋友,你全身上下哪里配得上我洛儿姐。”

孙赫明脸上当时就不挂了。

肖策一听这话,也对情况了解了一二。

孙赫明不愿意在肖策面前栽了面子,最近有一笔生意要求着肖氏集团,孙赫明本来见一面肖策就困难,没想到今天却在这里见到他了。

但是今天明显的不是一个见面的好时机,更不适合谈生意。

孙赫明:“肖总,让你看笑话了,这是我自己私人的事情,我先解决一下。”

说完,他反身去拉唐洛儿的手。

唐洛儿自然是挣扎的。

她语气凌厉的说道:“孙赫明,你放手,再不放手我就报警了!”

孙赫明不搭腔。

何佳在一边看的着急死了,想冲过来撕扯孙赫明。

“等一下。”

一道清淡的声音不疾不徐的响起。

肖策横跨一步,拦在了孙赫明的面前。

孙赫明抬头看他。

“肖总,还有什么事情吗?”

肖总伸出手扯了一下孙赫明的领带,往前扯了一下。

孙赫明忍不住的趔趄了一下。

肖策:“你这样子对一个女士恐怕失了绅士风度吧?”

孙赫明不说话。

肖策冲他勾了一下唇。

“趁我还跟你好好说话的时候,把手松开,没看到她的手腕已经红了么。”

孙赫明回头一看。

唐洛儿果然手腕处通红一片。

他顿时心里面内疚。

其实他是真的特别喜欢唐洛儿的,喜欢到可以把世界上的所有东西都给她,可是唐洛儿就是他的示好视而不见,甚至一点被打动的意思都没有,前几天当他发现自己被拉黑的时候,感觉世界一片黑暗。

他今天也是一时冲动………实在是忍受不住的就跑来想要质问他。

孙赫明虽然有心于心不忍,但是肖策说的这话有些挑衅,在唐洛儿的面前,他的男性尊严不允许自己对他言听计从。

而且,他敏感的感觉到肖策可能跟唐洛儿认识,而且关系还不一般。

一般人谁会管这种闲事。

难不成………

唐洛儿拉黑他的原因就是因为他?

看着孙赫明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肖策叹了口气,松了松袖口的扣子,轻声道:“我本来就打算好言相劝的,但是能看出来你并不吃这一套。”

伴随着最后一个字,一道凌厉的拳风也挥了出去。

孙赫明一个吃痛,直接被拳头带的摔倒在一边。

肖策漫不经心的甩了甩手。

“起来,别碰瓷。”

唐洛儿有些惊讶的看着肖策。

这个男人的力气竟然这么大………不过看着孙赫明一副菜鸡的样子又觉得也在情理之中。

何佳虽然没说话,但是一副愉悦的表情也表达出了她的暗爽。

孙赫明有些艰难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扶了扶自己的眼镜。

“………肖总,这事儿恐怕跟你没关系吧?”

肖策淡道:“这件事情确实跟我没什么关系,可是有一句话你知道吗?”

肖策还没说完,何佳在一边道:“我知道我知道!”

肖?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