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教育
比亚迪计划分拆电池业务IPO 股东:王传福上,我撤!
发布时间:2019-02-03
 

一般来说,上市公司控股股东、董监高人员无疑是最熟悉所在上市公司基本面情况,最了解公司所属行业动态的一个群体,他们往往会对公司的内外部情况做到先知先觉。有机构认为,高管大额增持通常意味着其看好公司未来的发展,或者认为公司股票被低估,同时改善了市场对于上市公司的预期。因此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通常能显著地跑赢市场。与之相对应的,如果一家上市公司遭遇股东、董监高人员的大量减持,这尤其需要引起中小投资者的警惕,不排除是上市公司的基本面出现了状况。


比亚迪计划分拆电池业务IPO 股东:王传福上,我撤!


12月9日消息,比亚迪收到公司控股股东王传福先生和公司董事夏佐全先生的告知函。函件显示,王传福先生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及看好国内资本市场长期投资的价值,决定增持本公司股票并长期持有本公司股票;而夏佐全先生由于投资项目资金需求及融资环境原因拟减持其持有的部分公司股票。


比亚迪计划分拆电池业务IPO 股东:王传福上,我撤!


前不久,比亚迪公司董事长王传福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计划到2022年将电池业务独立挂牌上市,以筹集资金扩大发展。基于未来动力电池市场的前景,也能理解王传福做出增持的举动。但据《道哥说车》了解到,此前夏佐全曾连续减持公司股票超过292万股,减持价格在46元左右,套现约1.34亿元。尽管比亚迪股价近期还处于上升态势仍未触顶,但作为比亚迪创始人兼股东之一的夏佐全却选择减持股份,显然当前比亚迪股东内部意见不统一。

股东连续减持为哪般?

在比亚迪身上,巨头的身影逐渐显现,但伴随比亚迪成长的高管们却开始蚕食胜利的成果。根据公告显示,由于公司董事夏佐全创立的深圳市正轩投资有限公司从事股权投资业务,由于诸多股权投资属于中小创新型企业,对资金存在持续需求,在目前融资环境较为紧张的情况下中小企业融资能力有限,存在较大资金缺口,夏佐全计划通过减持少量公司股份以解决所投中小企业的资金需求。

夏佐全在函件中披露,拟减持不超过 4,700,000 股 A 股,占其所持公司 A 股总股数的比例不超过 4.43%,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不超过 0.17%。而上周五收盘,比亚迪股价上涨2.78%至56.89元,总市值约1552.04亿元,以此计算本次套现金额约为2.67亿元人民币。而其还曾在6月29日减持87.6万股,减持均价为46.55元;7月2日减持61.81万股,减持均价为46.96元;7月3日减持142.85万股,减持价格为45.23元,总减持股数为292.26万股,三次减持股票约套现4078万+2903万+6461万=1.34亿。


比亚迪计划分拆电池业务IPO 股东:王传福上,我撤!


而在此前比亚迪公布公司三季报期间,比亚迪高级副总裁、财务总监吴经胜也发布了减持计划,因个人资金需求,拟减持不超过100万股。据悉,吴经胜曾分别在2013年、2014年减持过比亚迪的股份,累积减持142.84万股,套现约7294万元。此次吴经胜再度减持不超过100万股,若以比亚迪最新报价46.53元计算,减持100万股也将再度套现4653万元。有机构投顾人员表示,上市公司披露定期报告期被看成是较为敏感的时间点,也是窗口期,在此期间减持股份很容易触及红线。为此,一些A股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人员经常会在上市公司定期报告披露期结束之后进行集中减持。通过大宗交易系统进行减持,在短期内对上市公司股价产生的影响相对较小,但是从长期看,接盘者最终也是要寻机获利了结,因此最终肯定会影响到二级市场的股价。

有人在做空比亚迪?

近一年时间里,比亚迪股价最高曾达到73.80元,而比亚迪股价上一个交易日收于56.89元,较比亚迪距最高价跌23%,市值累计蒸发400多亿元,目前市值为1552.04亿元。据IHS Markit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八月时做空比亚迪的头寸(资金数量)已经飙升至12年来最高水平,已经成为香港股市第二大被做空的股票。当然,这也并非中国汽车企业首次在港股市场遭到持续做空。早在2014年,受到卢布汇兑损失、巴菲特减持等多个利空消息影响,比亚迪在港股市场就曾经遭到疯狂做空,其港股跌幅一度接近47%。


比亚迪计划分拆电池业务IPO 股东:王传福上,我撤!


面对空头们的不断逼近,王传福开始为分离公司电池业务做准备。因为电池板块才是比亚迪的核心竞争力,比亚迪的动力电池业务规模和宁德时代相当,但今年6月,宁德时代IPO后,在第六个交易日对比亚迪的市值实现了超越。此外,比亚迪还有汽车、云轨、手机部件及组装业务、二次充电电池及光伏等业务。截至上周五收盘,宁德时代总市值为1749.43亿元高于比亚迪的1552.04亿元,显然,比亚迪的市值被低估了。

因此,比亚迪电池业务的分拆正在提速,现阶段的主要任务是扩充比亚迪的规模。比亚迪青海南川电池工厂于2018年6月27日正式宣布下线,工厂建成后比亚迪的电池产能将达到24GWH。而到2020年,比亚迪计划将总产能扩充到60GWH。此外,比亚迪跟长安汽车日前也发布了合资建立年产10GWH电池工厂,该工厂的电池将专供长安汽车。一旦比亚迪的电池业务规模扩大后成功分拆,并最终单独上市,参照宁德时代,这将又是一家市值与现在的比亚迪相当的“独角兽”。


比亚迪计划分拆电池业务IPO 股东:王传福上,我撤!


早在今年3月,比亚迪便在发布2017年全年财报时向媒体透露过,比亚迪正在做动力电池的业务剥离工作,预计2018年底或2019年初会拆分完毕。而王传福在12月5日接受采访时正式“官宣”,比亚迪计划在2022年前将旗下电池业务上市,随后就有高管进行大额减持,一个高管减持或许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但却难免影响投资者的信心,更何况是在王传福正式宣布分拆电池业务的利好时刻,或许是高管对比亚迪特别有信心,不然这管理层真显得有点任性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