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司
尼科波利斯战役 (四):土耳其苏丹处决了大批十字军俘虏
发布时间:2019-07-10
 

战后,西吉斯蒙德向医院骑士团团长说道:“法国人的自负虚荣使我们输掉了战争,如果他们听从我的建议,我们便有能力打败我们的敌人。”编年史家让·传华萨(Jean Froissart)称:“自从在十二名法国贵族阵亡的龙塞斯瓦列斯山口战役以后,基督教国家未曾遭逢过这么重大的伤害。”

后来,巴耶济德一世重返战场,希望可以找到匈牙利国王的遗体,并为死伤更惨烈的土耳其人“悲恸痛哭”。他发现了奥雷霍沃的俘虏被杀害,挑起了他的怒火,他下令在翌日早上要把战俘聚集在他面前。土耳其人发现了曾经为穆拉德一世效力的法国骑士雅克·德·赫利,并让他辨认被俘的贵族以便索取赎金。昂盖朗七世、巴、厄、盖伊·德·特雷穆瓦耶等人都与讷韦尔一起被抽出来,而那些被认为是20岁以下的战俘都被抽出来强迫劳役。

尼科波利斯战役 (四):土耳其苏丹处决了大批十字军俘虏

其余数千名战俘被三四成群地捆绑在一起,他们的双手被绑,被迫赤裸地来到苏丹面前。在苏丹的命令下,刽子手依次处决各组俘虏,战俘被施以斩首之刑或割断肢体。讷韦尔及其他被俘的贵族被迫站在苏丹身边观看行刑。随后布锡考特被发现也在这些俘虏当中,讷韦尔随即向苏丹下跪,指出布锡考特与他情同手足,使苏丹确信布锡考特的价值,布锡考特被抽出来并加入到那些贵族俘虏当中。行刑一直由早上持续到傍晚,巴耶济德也许厌倦了血腥场面,也许被他的部下说服没有必要触怒基督教国家,他终止了行刑。撇开那些刻意被夸大的数字不提,被处决的俘虏在300至3000人之间,当然战死的人数多上很多。

那些逃离战场的十字军也只有少数幸存。许多人试图游向多瑙河上的船只,有多艘船只不堪负荷而沉没。后来,船上的人推开那些试图上船的人,多有半途溺毙者。西吉斯蒙德担忧瓦拉几亚人背信弃义,他由水路航向黑海和君士坦丁堡回国。成功渡过多瑙河的十字军想由陆路返回,但他们发现粮草已经被败退的瓦拉几亚人掠去,十字军只得衣衫褴褛地穿越荒野及搜刮任何可得的物资,许多人在半路上毙命。在少数得以回家的幸存者当中,巴伐利亚的鲁珀特伯爵是最著名的一个,他穿得就像乞丐一样回家,数天后逝世。

战俘被迫前往350公里以外的加里波利,他们被剥去衣衫,大多数战俘都没有鞋子,他们的双方被绑,又被劫持者毒打。那些贵族俘虏被关在加里波利一座塔的上层房间内,苏丹又从普通战俘当中挑选300人关在下层的房间内。西吉斯蒙德搭乘的船只在通过达达尼尔海峡时正在这座塔的一英里范围内,土耳其人把那些战俘排列在海岸上,又嘲讽地喊叫西吉斯蒙德来营救他的同伙。身在君士坦丁堡的西吉斯蒙德曾经提议营救战俘。巴耶济德一世意识到匈牙利的财富已在这一次的十字军东征里耗尽,他或许可以从法国获取更丰厚的赎金。两个月后,战俘被转移到奥斯曼帝国首都布尔萨,他们就在那里等待被赎回。

后续发展编辑

在12月的第一周,难以置信的兵败传言传至巴黎。由于没有确切的消息,流言制造者被囚禁在大沙特莱,如果消息被证实是虚假,他们会被判处死刑。法国国王,勃艮第公爵、迪克·德·巴都三人都催促使者到威尼斯及匈牙利打探消息。当年12月16日,商船把尼科波利斯战败及西吉斯蒙德败走的消息带到威尼斯。

尼科波利斯战役 (四):土耳其苏丹处决了大批十字军俘虏

替巴耶济德一世辨认贵族战俘的雅克·德·赫利在起誓将会返回向法国国王、勃艮第公爵通告土耳其人的胜利并要求缴纳赎金后才得以回国。圣诞节当日,雅克·德·赫利驭马进入巴黎,跪倒在国王前诉说十字军东征、尼科波利斯战役、战败及巴耶济德一世对俘虏的屠杀,他又带来了讷韦尔及其他贵族俘虏的信件。没有来信的人被假定为死亡,宫廷人员都围在雅克·德·赫利身边打探亲人的状况,多有悲伤痛哭者。据圣但尼的僧人说,“悲痛之情充斥着众人的心里”。德尚写道:“丧礼由早上一直举行到傍晚”法国宣布1月9日为全国哀悼日,当天“巴黎的所有教堂响起铃声,令人同情”。

1397年1月20日,携带着丰厚礼物的代表团离开巴黎,前往晋见巴耶济德一世商讨赎金。雅克·德·赫利在较早前遵守誓言已前往奥斯曼帝国,并带同写给俘虏的信件。居安·加利阿索与奥斯曼帝国朝廷有广泛的接触,他提供了莫大的帮助。使者向他转达法国国王允许在他的纹章盾上添加百合花饰。居安·加利阿索的第一任妻子来自法国皇室,她也竭力寻求居安·加利阿索的协助。同时,12月初出发的使者已抵达威尼斯,得悉俘虏们的下落,并准备前往布尔萨。威尼斯拥有的贸易网络使她成为法国通往穆斯林世界的渠道,成为了讯息、资金及交易俘虏的中心。

尼科波利斯战役 (四):土耳其苏丹处决了大批十字军俘虏

1397年2月13日,昂盖朗七世因伤重或疾病逝世。布锡考特和盖伊·德·特雷穆瓦耶在累范特地区主动寻求资金,盖伊·德·特雷穆瓦耶在复活节左右于罗得岛病逝,而厄则在6月15日逝世。同一个月内,法国就赎金问题与奥斯曼帝国朝廷达成共识,法国支付200000弗罗林金币(Florin)。在法国支付了75000的首期赎金后,俘虏在6月24日被释放,他们须留在威斯尼等待其余赎金的交付。被释放的贵族发现他们没有足够的资金以支撑他们惯常的奢华,他们又借了与赎金数目相约的资金供他们使用,辗转在多个岛屿停留及借款后,他们在10月抵达威尼斯。提供赎金及安排贵族回国和生活的交易异常复杂,勃艮第、匈牙利及威尼斯的三方交易花了27年时间才得以解决。威斯尼爆发的疫病一度要把贵族暂时转移至特雷维索。

十字军的领袖讷韦尔、布锡考特、基雷姆·德·特雷穆瓦耶及雅克·德·拉·马尔凯与7至8名骑士在1398年2月重返法国,沿途受到游方艺人、列队及团队欢迎。塔奇曼写道:“款待没有展示像14世纪其他盛典那样的热情。”

尼科波利斯战役 (四):土耳其苏丹处决了大批十字军俘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