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司
从长篇小说《东蒙情话》连载(65)
发布时间:2019-07-08
 

     从今日起,本平台将推出葛文峰老师长篇小说《东蒙情话》,欢迎各位网友批评指正。


        曲蒙生在励志过程中无意伤害了多个善良女子,可她们没有一记恨他,不是悄然离去在暗处默默注视、随时随地站出来帮助他,就是直接倾其所有、慷慨解囊。

        这就是人间大爱。

                                                                 -----葛文峰


 第一章    相映红

(六十五)

韦老师总感觉对不起曲蒙生,本来想帮他忙的,没想到帮了倒忙。如果不是他把曲蒙生骗回家,他绝不会半路上遇见蓝甜,遇不见蓝甜,就不会有那么多误会,一有空闲,就过来和曲蒙生聊天。

下午放了学,曲蒙生正在给一名学生辅导吹笛子。韦老师像个做错事的学生过来了,见了曲蒙生,面露愧色地说:曲老师,真对不起,那天为了不让你见蓝甜的父母,是我故意撒谎把你骗走的。没成想事情就那么巧,偏偏你回来又遇见了蓝甜,使误会再误会,太不好意思了。

曲蒙生见好朋友进来,忙张罗着让座。听他这么一说,曲蒙生微笑着看着他的脸说:可别再光说对不起、对不起了,都说多少遍了还说?你不要愧疚,实际上你应该高兴,你做了一件好事,大好事。要不是你骗我走,说不上蓝甜早冻死饿死了。你让我救了一个人的命,我得感激你。至于她父母对我有误解,那也是正常的,自己好好的闺女变成那个样子,谁都会心痛的。早晚会有真相大白的时候,你放心,将来他们会感激我的。接着,曲蒙生沉思了一下又说:我差点忘了,不知道蓝甜治疗的怎么样了,那个送钱的妹妹到底是谁?抽空我得看看去。

韦老师忙拦住他说:别,别,别,你别再惹麻烦了,惹了这么多麻烦了,还嫌麻烦不够多?好不容易刚消停了几天,你再去找她,不又得惹一肚子气回来?老老实实呆着吧。

曲蒙生并没把韦老师的话放在心上,第二天一早,曲蒙生向学校请了假,在兰枝那里要了她姐姐住院的地址,去看蓝甜。

经过治疗,蓝甜好多了。虽然说话还是那么够不着天捞不着地的,但思维基本趋于正常。曲蒙生去看她,她还知道害羞。不过很高兴,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曲蒙生的脸看。曲蒙生看到蓝甜有些清醒,和她聊了一些事,蓝甜都像正常人似的回答。最后,曲蒙生试探着问:蓝甜,你说实话,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蓝甜迷茫地看了看曲蒙生,似乎一股痛苦像洪水一样冲进了她的脑子里,她有些反常,眼皮耷拉下来了,嘴唇像两扇门紧紧地合上了。曲蒙生知道说到她的痛楚了,连忙用别的话岔开。可蓝甜的神态并没改变,痛苦的表情还挂在脸上,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没了,流了。

母亲接过话头对曲蒙生说:孩子由于营养不良流产了。

那您没问问她是谁做的孽吗?

还是原来的那个小粗鬼。

她嘴里的小粗鬼就是于成,曲蒙生和蓝甜共同的同学。于成刑满释放一出监狱门,就到处找蓝甜。找到后,他们就同居了。没想到蓝甜的病越来越严重,不但什么活不能干,还到处窜。他们家怕治病花钱,就无情地把她赶出去,让她回娘家。

那时候蓝甜已经怀孕了,于成不知道。蓝甜不敢回娘家,她对为什么从娘家出来还有印象。蓝甜在外边饥一顿饱一顿地流浪了半个多月,靠要饭吃和捡拾垃圾为生。后来,病越来越重,连要饭吃都不知道要了。困了,随便找个地方就睡。饿了,不管脏不脏、变质没变质,看到吃的东西,抓起来就吃。渴了,不管脏水、生水趴下就喝。身体越来越坏,眼看就不行了。就在这时,冥冥中想到了曲蒙生,就去学校找他。

学校门口看大门的老王见是一个神经病,拿着棍子赶走了。蓝甜并没走远,就躲在学校附近碧流泉旁边的破庙里。由于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到了下午想再去学校找曲蒙生的时候,身体里仅存的一点能量也消耗殆尽,走了几步昏倒在路边。要不是曲蒙生及早发现,蓝甜有一百条命也没了。

事情终于水落石出,曲蒙生感觉这趟医院没白来。医生让病人多休息,曲蒙生就告辞走了,蓝甜父亲出来送他。在医院门口,蓝甜的父亲站住了,头像一只葫芦挂在胸前,愧疚地说:小曲啊,对不起了,你是个好人差点叫我们冤枉了。你放心,给蓝甜治好了病,我们全家一起去给您陪罪,向学校领导老师们给您请功。

曲蒙生忙说:不用不用,这都是小事,你们不要那么当回事。

蓝甜父亲接着又说:至于你的一千块钱,我们先用一用,等有了立马还你。

曲蒙生懵了,他没给他们什么钱啊。于是不解地问:你们记错了吧,我当时不是没给你们钱吗?我正想问一问你们治病用钱的事呢。

蓝甜父亲说:你是没给,是你妹妹给的一千元。她还反复交代,不要给您说,可我们想了想,怎么能不给您说呢?不管谁给的,都是你的钱。

妹妹?我妹妹?曲声更犯嘀咕了,说你们肯定弄错了,我妹妹还上初中,她哪里有那么多钱啊。那人长什么样?

很漂亮,眼睛很大,皮肤有点黑,瘦高个,说话办事都很利索。蓝甜母亲说。

哦,还穿着银行的制服。蓝甜父亲补充说。

曲蒙生突然想起了尹诵,在他认识的女孩当中,只有她在金融部门工作。

难道是她?曲蒙生想到,她不是在十多公里外的东蒙镇上班吗,她也知道了?已经很长时间没见面了,他不想再和她有什么关联。可是不是她送的钱呢,他要落实清楚。只是,怎有脸见人家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