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司
薙刀与经文 | 凶狠残暴的日本僧兵
发布时间:2019-07-01
 

从飞鸟时代开始,佛教从中国传入日本,迅速开始兴盛起来。到了平安时代,日本的寺庙已经规模庞大、数量众多,而且拥有大量的财富。

薙刀与经文 | 凶狠残暴的日本僧兵

日本武士

平安时代晚期,日本天皇的权力越来越弱,武士集团迅速崛起。皇族贵族和武士之间的矛盾,越来越严重,政治斗争和武装冲突,也开始威胁到寺院。为了保护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巨大财富,寺院开始靠考虑,建立自己的武装集团。

而此时的日本武士集团,也有了很明显的分化。部分上层武士不仅拥有权力和财富,地位也明显比较高。下层武士则截然相反,他们依然在为了吃上饱饭而努力。于是,寺院开始招募他们,再加上一些贫困农民和流浪者,纷纷涌入了寺院当中,充当“僧兵”。

因为这些人本身上并非信仰佛教而来到寺院,仅仅是受雇佣的“打手”,所以并不在乎什么慈悲为怀。用兵器保护寺院,混口饭吃,是他们的终极目标。

于是,僧兵的最大特点显而易见了:他们一无所有,只能通过“战斗”获得青睐,所以都是好勇斗狠,凶悍残暴之人。

从飞鸟时代开始的数百年间,京都地区的大寺院有天皇和各大家族的全力支持,发展的非常庞大。比如比叡山的延历寺,京都附近的园城寺、东大寺、兴福寺以及稍远一些的金刚峰寺、鞍马寺、醍醐寺等等,都慢慢的培养起了一大批的僧兵。

从数量上来看,少的也有近千人的僧兵,大的寺庙甚至有近万名僧兵。这些强大的武装力量,慢慢的让天皇和个地方大名非常头疼。


既然当时日本人对佛教普遍信仰,那应该不会有人攻打寺庙啊?要这些僧兵有什么用?

薙刀与经文 | 凶狠残暴的日本僧兵

日本僧兵

因为当天皇的权力被削弱,社会一片大乱的时候,寺庙也必须考虑自己的权势和地位。僧兵的主要对手,是地方势力和其他寺庙的武装,尤其是后者。

当时除了寺庙内部的斗争之外,与其他寺庙的争斗越来越激烈。比如京都附近实力最强大的延历寺和兴福寺,各自占据一方,为了利益之争,冲突不断。延历寺的僧兵被称为“山法师”,兴福寺的僧兵被称为“奈良法师”,一旦他们觉得本寺的利益受到威胁,就会组织起来抬着“神舆”去京都闹事,这种疯狂的行为,天皇非常的头疼。

如果官兵采取镇压的手段,僧兵甚至敢直接诉诸暴力,达不到目的决不罢休。

至于直接的僧兵冲突,往往发生在各寺院之间。比如968年兴福寺和东大寺因为争夺田产,僧兵发生激烈的战斗,之后的1006年,两寺之间又一次发生火并,场面惨烈。再比如1081年,延历寺的数千名僧兵直接袭击了三井寺,烧毁了大量的佛堂僧房,也毁掉了大量的经书典籍。

而延历寺和兴福寺之间,也发生了多次僧兵战斗,死伤严重,甚至连前来镇压的官兵,都被僧兵杀死了数十人。面对这种情况,朝廷也没有办法。

如果只是寺庙之间的争执,僧兵也许不会背上太大的骂名。实际上,寺庙和普通农民之间,也有很大的冲突。就像之前我们说的,僧兵都是好勇斗狠之人,作恶多端。1092年,兴福寺的僧兵路过京都附近的一个村子时,偷了村民的鸡,被抓住之后遭凌辱了一番。结果,大量的僧兵赶了过来,直接烧掉了村子里的200多间民房。


所以,当时的人们都称呼僧兵为“恶僧”。

薙刀与经文 | 凶狠残暴的日本僧兵

日本僧兵

但是,不得不承认,僧兵是日本冷兵器时代战斗力非常强的武装组织。他们手持闪闪发光的薙刀,身穿僧袍,低声默念佛号冲向战场,全力拼杀,绝不退却。

在那个敬佛的时代,大多数的普通士兵是不愿意和僧兵正面交锋的,所以,战场的僧兵可以大杀四方。

进入日本战国时代,最黑暗混乱的时代,僧兵依然是强有力的战场力量。很多大名都不愿意,也不敢招惹他们。

不过,僧兵遇到了织田信长。

织田信长不信佛教,对僧兵自然敢下死手。1571年,织田信长率大军攻打比叡山,僧兵虽然激烈抵抗,但还是遭到了屠杀。1600多名僧兵被杀,延历寺也被放火烧掉。

薙刀与经文 | 凶狠残暴的日本僧兵

织田信长

当然,织田信长与本愿寺之间的冲突,更为有名。说本愿寺就要简单提一下一向宗,据说这是中国传入的净土宗和日本神道教为基础发展起来的,核心教义就是不管你是多坏的人,只要一心念佛,就能得到救赎。于是,这种教义迅速在农民、底层武士和海贼强盗中流行开来,一向宗的信徒也非常庞大,甚至地方大名都不敢招惹。

本愿寺操纵信徒不断发动起义暴动,而且公然与织田信长为敌。逼得织田信长大举包围石山本愿寺,发动了对本愿寺的全面战争。本愿寺聚集了大批的信徒,直接和织田信长作战,即便到了物资耗尽的时候,也不愿意投降。织田信长经过数年时间的战争,才得以获胜。

后来的丰臣秀吉和德川家康,也对僧兵组织进行了大规模的清除。比如1585年,丰臣秀吉围攻根来寺,直接放火烧寺,征缴了所有僧兵的武器,敢于反抗的一概杀死。


经过幕府多年的强力镇压,嚣张已久的僧兵,终于从历史上消失了。

而僧兵的专用武器薙刀,到了江户时代,幕府也有一段时间禁止武士携带。寒光闪闪辨识度极高的大薙刀从此没落,而相对小一些的女子专用薙刀却慢慢兴盛起来了。当时日本的武家女子练习薙刀的非常多,慢慢的形成了女子薙刀的专业流派。

薙刀与经文 | 凶狠残暴的日本僧兵

所以,新的薙刀术作为女子的武道,一直延续至今,我们在日剧和日漫当中,还能经常看到。

日本僧兵,作为特殊时代的产物,与佛教的宽仁慈悲格格不入,他们凶狠残暴的形象,在日本也一直没有一个好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