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司
站在委内瑞拉对立面的俄罗斯和美国,我们应该支持谁?
发布时间:2019-04-12
 

“努斯雷特”这个名字可能知道的人并不是很多,但是如果提到“撒盐哥”的话,大家或许要会心一笑了,他梳着小辫戴着墨镜妖娆撒盐的动作早已经火遍全球,这种火爆反过来给他的牛排店带来了巨大的流量。

去年9月底,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去土耳其出差,顺道去了撒盐哥的餐厅里吃牛排。此事被曝光后引来了大量的声讨,批评者的意思是委内瑞拉都有一半人在挨饿了,他家的总统却在网红餐厅里大吃牛排,“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感觉都快出来了。

其实再穷的国家元首,几百美元的牛排还是吃得起的,只是作为一个身处漩涡中的公众人物,马杜罗是走错了地方。假如他每顿都是粗茶淡饭,去土耳其出差还自带便当的话,那反倒显得虚伪了,作秀骗支持率的嫌疑更大。

站在委内瑞拉对立面的俄罗斯和美国,我们应该支持谁?

(马杜罗和撒盐哥)

委内瑞拉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缺东西:医院缺药品、超市缺商品、老百姓家里缺食品。说全民挨饿有点夸张,但是那些没有权力没有关系没有家底的人,很大概率是在挨饿或者即将挨饿,这个国家到底是怎么堕落成这样的呢?

早在西班牙殖民时期,委内瑞拉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农业国家,西班牙人是把委内瑞拉当做农产品种植基地来经营的。中美洲肥沃的土地和温和的气候外加充沛的雨水,特别适合咖啡、玉米、香蕉和烟叶的生长,不过这一切在马拉开波湖附近的石油被发现后发生了变化。

如果一国执政者没有理性且长远的目光对待石油资源的话,那么石油就很可能把国家经济给带歪掉,直接卖油就能来钱而且钱还不少,那么砸钱投资基建搞制造业就显得有点划不来。一旦像毒瘾一样赖上了资源并荒废了其它行业,那么油价的波动就会让全国人民都很痛苦。

但是石油一开始被大量开采获利的时候,委内瑞拉普通人的生活并没有多大的改变,他们只能仰望上层社会的骄奢淫逸。因为石油这行的产业链并不长,财富注定只在少数人手里流动,外人很难分享它的红利。

站在委内瑞拉对立面的俄罗斯和美国,我们应该支持谁?

(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

立志改变分配方式的那个人就是马杜罗的前任查韦斯。现在提起查韦斯,或许很多人都觉得他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委内瑞拉人民现在的水深火热都是他一手造成,要不是他错误的政治理念和经济政策,一切不会像现在这么糟糕。

虽然查韦斯确实难咎其责,但他本人并不是一个很坏的人。我们很少看到关于查韦斯生活奢靡、海外有别墅和巨款的消息。查韦斯其实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的奋斗经历还是挺励志的,他把拉美英雄玻璃瓦尔当偶像并且发誓要改变底层阶级的命运。

但是很多事实告诉我们,最应该警惕的就是理想主义者,尤其是掌握了权力的理想主义者。不管在一个公司还是一个国家,拥有巨大权力的理想主义者经手的人和事儿往往凶多吉少,尽管理想主义者的人品和素质可能挑不出毛病。

查韦斯的设想是把石油资源从资本家手里收归国有,接着把卖油的收入以各种方式分配给全体国民,当然他最后也是这么做的。这个政策的执行就让他站在了欧美的对立面,因为早期的石油开采企业大都是来自欧美的外资企业,国有化的过程必然损害了这些国家的利益。

站在委内瑞拉对立面的俄罗斯和美国,我们应该支持谁?

(查韦斯在投票)

国有化的另一个伤害是对营商环境的破坏,大家都担心有朝一日自己的厂子也会被查韦斯强制收走,因此企业家和投资者们纷纷变现跑路,委内瑞拉的工业化道路就中断了。制造业从来都是最能提供就业岗位的行业,查韦斯好心办了坏事,失业人数大量增加。

好在他选对了年份,在查韦斯执政的那12年里,国际油价长期在高位,查韦斯政府的账上有大量的资金。于是所有国内无法制造的日用品、机器、食品都可以用进口货。用进口替代自产,那是非常舒服和省事儿的。

但是大范围的公有注定没有生命力。当一个人在经济活动中无法为自己牟取私利的时候,他就丧失了积极性。他的心思会放在如何跟分配者搞好关系上面,只要跟分配利益的那个人关系好,那他得到的就多,腐败也就不可救药地出现了,这个是道德和酷刑都难以杜绝的。

既要全行业公有、又要合理分配、还要杜绝腐败,这是一个世界性难题,解决起来且花时间。查韦斯需要用某种方法确保自己长期连任换取足够的时间,来慢慢思考和寻找解决办法。为此他在高福利之外,还给选民朋友们许诺了更多好处,只要投他的票,好处拿到手软。

站在委内瑞拉对立面的俄罗斯和美国,我们应该支持谁?

(委内如拉民众在超市门口排队)

如果不用劳动就可以过日子,那为什么要劳动呢?如果投了某个人的票,就立马有体面的生活,那为什么不投呢?查韦斯当年超高的支持率是有原因的,无论是体制内的公务员还是军人,或者传统的大家族势力甚至是中产和底层,大家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那份。

可是维系这一切既昂贵又脆弱,严重依赖于高油价,一旦油价下跌,一切都将消失。当查韦斯2013年因为癌症去世的时候,油价还算可以,但是当他去世之后油价就开始下跌了,作为接盘侠的马杜罗可以说运气很差。

当油价从130美元跌到30美元的时候,委内瑞拉的中下阶级一片哀嚎,人们自然就把愤怒的矛头对准了马杜罗这个倒霉总统。理性的人知道一切并不是他造成的,但是大家会下意识觉得他应该为此负责,他搞不定就应该找一个能搞定的人,所以总统应该换人。

每当围观群众开始质疑马杜罗个人能力的时候,他的奇特经历就会被拿出来嘲讽。因为马杜罗初中都没毕业,公交车司机出身,只是因为跟查韦斯混的久所以深得大哥的信任,后来才被扶上了总统的位置。大家为此觉得马杜罗的个人能力根本就不能胜任总统工作,毕竟拼学历,局势君的每一个粉丝都能碾压他。

站在委内瑞拉对立面的俄罗斯和美国,我们应该支持谁?

(马杜罗召开内阁会议)

马杜罗好像能力确实一般,至少没有查韦斯那种把个人理想和意志全国推行的能力,马杜罗只是在查韦斯留下的烂摊子上苦苦挣扎。马杜罗这几年发行新版本的钞票、发行石油币、发行黄金券,全都是为了解决通货膨胀的问题,他在执政方面只能说没有功劳也没有太大的过错。

有些同学每次看到委内瑞拉大街上发生的暴力冲突,或者委内瑞拉超市门口的长龙,或者在垃圾堆里翻菜叶的中产,就死活搞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支持马杜罗,好像一切都是他的错。这不同国家的总统赢得支持是个复杂的问题,除了纯粹的支持者以外还有各种说不清的原因和神秘力量。

马杜罗政府把卖油的收入优先分配给体制内的管理层、军方和警方这些国家机器、以及那些有钱有势的土豪阶层,这些阶层稳定很重要,底层的不稳定不致命。而前面那些阶层是任何一个总统都得罪不起的,如果那些阶层喂不饱的话,换谁做总统都扛不了多久。

1月23号委内瑞拉国会的新议长胡安·瓜伊多自封临时总统,一周以来他出尽了风头,因为全球最活跃的那些国家都对他高调支持。可是他上台之后能做什么呢?不满足顶部既得利益阶层,他就得下台;满足了他们,那他和马杜罗的区别在哪儿,仅仅是亲美吗?如果亲美会损害顶部阶层的利益,那些人还是会把他搞下台。

站在委内瑞拉对立面的俄罗斯和美国,我们应该支持谁?

(胡安·瓜伊多和支持者)

委内瑞拉的经济为什么如此艰难?因为马杜罗政府没有闲钱去投资制造业和扶持民营企业的发展,于是老百姓就找不到工作,失了业就没有收入,没有收入就没有消费和内需,只能继续等政府的廉价面包。而委内瑞拉现在这种动荡不安的局面,外来投资者是没有勇气和信心进去投资办厂的。这既没有内资又没有外资,这经济不就是一潭死水吗!

如果有谁真的关心委内瑞拉人民的话,正确的做法是先来点经济援助解决最底层的吃饭问题,其次是派出靠谱的专家团队和马杜罗政府接洽并提供建议和方法,制定一些行之有效的政策保证有好的发展和营商环境,最后再拨出无息贷款帮它发展相关产业,而不是把民主制度挂在嘴上。

民主制度和经济好坏之间没有必然的关系,否则中东、非洲、拉美那些民主国家早就富了。欧美的经历告诉我们,民主一般出现在工业化、经济发展和国家稳定之后。民主确实能促进经济的发展,但前提是得有经济,委内瑞拉现在有经济吗?

前面提到的“正确做法”可不就是自费做好人好事吗?很显然这种事美国不做,俄罗斯也不做。不是不想做,而是不敢做,要是哪国政府大发慈悲这样做出了,国内必然有人跳出来反对,这些人要么是在野党、要么是大街上的老百姓,纳税人的钱怎么能随便花呢?贫困山区还有人吃不饱饭呢!

既然没人真心帮忙,那么眼下所有的参与就多少都有问题。在距离自己不远处有一个反美国家,美国当然希望通过某种方法让它变成一个亲美国家;而在距离美国不远处有一个反美国家,俄罗斯当然想第一时间和它发展战略关系,说不定将来用得上。

站在委内瑞拉对立面的俄罗斯和美国,我们应该支持谁?

(美国总统特朗普)

这种触及核心战略的东西外表太难看拿不上台面,能拿上台面的理由必须能打动大街上散步的普通人,比如马杜罗的选举上台是不合法的、选票是伪造的、委内瑞拉人民正在遭受着前所未有的灾难,而马杜罗却在网红餐厅里吃牛排等等。

这种说辞普通人容易理解,也容易激发同情心,当执政者顺着这种思路喊话的时候,自己真实的意图就被很好地隐藏了,也容易得到粉丝的支持和转发,既能达到目的又不伤害自己的政治生命。因此美国这么做、欧洲国家也这么做。

美国和俄罗斯在很多方面都是对立的,在委内瑞拉两个总统这件事儿上他们又一次站在了对立面。有些人这一次站在美国那边,他们以为自己站在了正义或者普世价值的一方;有些人这一次站在俄罗斯那一边,他们认为自己站在反对霸权的那一边。

到底哪边正确是一个吵不完的话题,二十来岁的人在吵五十来岁的人也在吵。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知识储备、不同的视角、不同的理解。可能多年前报纸上的一句话或者电视上某个专家的一句话,就能决定他这辈子的看法,然后终生坚持己见毫不动摇。当你和这种人争的时候,争的不是霸权问题也不是价值观问题,而是江山易改禀性难移的问题。

站在委内瑞拉对立面的俄罗斯和美国,我们应该支持谁?

(俄罗斯总统普京)

在我们尚未成年或者涉世不深的时候,长辈们总喜欢以过来人的身份指导我们的人生,混得好了他们提建议,混得不好了他们批评你。如果你对他们的多事表现出不耐烦,他们可能比你还不高兴,他们觉得自己对你是一片好心,而你却不领情。

别人说自己不行,因为这是侵犯;自己说别人可以,因为这是做好事。可是别忘了有一句话:逼人为善也是一种恶!人与人之间是这样,家与家之间是这样,国与国之间也是这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