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百科
【短篇小说】恋爱玩偶游戏|断残夕
发布时间:2019-07-08
 

魅丽优品

青春源自魅丽

梦想成就优品


恋爱玩偶游戏

文/断残夕



Chapter Zero

梦境.消逝的蔷薇


教堂被熊熊大火包围,五色彩绘玻璃耐不住高温的煎熬,破碎掉落在身边,我怀里躺着被刺目鲜血染红的蓝夕,我最爱的蓝夕。

她费力地张开眼,因为失血过多,脸色苍白得吓人,但她依旧紧紧抱着我送她的玩偶。


“谨,好疼。”她虚弱地吐出这几个字。

我尽力将视线从她不断流血的腹部移开,就连母亲在眼前被吸血鬼猎人杀死都没有流过泪的我感觉到眼睛濡湿,眼前顿时模糊一片。


我轻轻地将蓝夕放在地上,“蓝夕,我们一起在这火中化为灰烬,来世便可以在一起了。”

眼泪滑过脸颊,我没有犹豫,闭上双眼将匕首送入自己心脏……





Chapter One

眷顾。来世的相约


“蓝夕……”

心脏一阵收缩,莲城谨突地睁开眼眸,映入他墨绿色瞳孔中的是萧迟放大数倍的脸。

“恶心。”他淡淡说,连脸色都没变。

即使相处了快一百年,萧迟还是惊艳于莲城谨那张祸国殃民的脸,哪有男人生得如此魅人的,偏巧这人还是他们萧家历代服侍的吸血鬼贵族——莲城家长子。


萧迟不甘地瘪嘴,打开手里的文件,“这个月第三起了。”他将滑落的眼镜推上去,高挺的鼻梁和金框眼镜的搭配完美无瑕。

莲城谨从宽大的白色沙发上坐起,剪裁合身的白色校服包裹着修长的身材,“这次的受害者是谁?”

“木缅财团的千金。”

“那个花痴女。”莲城谨不客气地评价,惹得萧迟连连皱眉,“请你尊重逝者。”


“尊重?我们这些连死都做不到的怪物去尊重他们,你不认为可悲而可笑吗,我亲爱的狼人先生。”说到最后,莲城谨连声音都冷得令人生寒。

向后退了几步,萧迟干笑一声,见对方没有发怒的征兆,才继续道:“这次是发生在学校后花园里。”


“还有,”他打量着莲城谨的脸色,吞吞吐吐地开口,“这次的受害者血被吸干了。”前两次和这次相比只能算轻微失血。

莲城谨缓慢踱步到巨大的落地窗前,俯视着脚底亚空学园精美的庭院,打理的平整的草地上零星地坐着几个翘课的千金,正装模作样地互相称赞彼此才买的限量衣物和饰品。


位于繁华都市正中心的亚空学园,设施一流,教学楼是独栋哥特式别墅设计,一个班一栋教学楼,每栋楼只容纳50名学生。所以,能挤进亚空的学生,背景都不简单。而莲城谨,是这里的执行者,亚空学园最有权威的人。

萧迟怔怔地看着莲城谨被阳光拉长的影子,想起他进办公室时,那声“蓝夕”,“谨,你还在等她的转世?”

“你有查到什么消息吗?”莲城谨转过身,盯着他。


萧迟摇头,不忍心再次打击莲城谨,委婉地开口:“谨,或许她的灵魂还没有转世,你不要着急……”

“行了。”莲城谨打断他,眼里是说不出的失望,“就算是100年我也会等下去,而且我相信她会在这里出现。”

之所以这么相信,是因为这里,就是他们曾共赴黄泉的那个教堂。只是现在,变成了学校,这也算是莲城谨就读这里的理由。


萧迟无奈地合上文件夹,对于莲城谨的执著他不知是该钦佩还是该嘲笑。一个吸血鬼贵族的少爷,爱上了一个人类女子,后来那个女子因受不了自己老去而自杀,贵族少爷为了和她永远在一起,竟想共死。


“狗血的肥皂剧情。”萧迟取下眼镜,对莲城谨道:“依旧没有墨沙消息。”

萧迟说的是莲城墨沙,谨的亲弟弟。

莲城谨揉着发疼的眉心,说:“墨沙还在恨我吧,因为蓝夕死了。”

萧迟心里悄悄补充一句:兄弟同爱上一人,狗血剧情中VIP情节,不愧是发生在贵族家的事。


不知道萧迟的内心小剧场,莲城谨的眸子失了色彩:“墨沙自我醒来那日起,再也没出现过。”

“这是你们莲城家的事,我现在在意的只有亚空学园的案件。”

白了萧迟一眼,莲城谨讽刺他:“你现在完全投入到‘爱校学生’这个角色扮演中来了呢。”

萧迟就差给他下跪磕个响头,“这是你身为莲城家现任当权者的分内事好吧。”他这是跟了个什么主人啊,狼人也是有脾气的!





Chapter Two

月下.迷离的相遇


夜幕下,身着水蓝色连衣裙的少女急速奔跑着,她不时地回头张望身后,一不留神,撞上身旁正悠闲散步的男子身上。

“先生,对不起。”她连连低头道歉,漂亮的黑色眸子里顷刻间就蓄满了泪水,娇俏的脸显得楚楚动人,而披在身后的长发随风飘散,迷了他的视线。


他低声轻笑,拉住她的手躲入后巷,“被人追赶?”

少女红着脸点点头,却没有挣脱他的手。他打量着她染上一层红晕的粉嫩脖颈,眯起双眼,俯身在她耳边,“我帮你逃跑。”

“真的?!”少女惊喜地抬头,对上月光下那墨绿眸子,不禁看痴了,“谢谢你,我叫蓝夕。”

“莲城谨。”


莲城谨在月色中漫步,脑中不断浮现他和蓝夕初遇的画面,嘴角挂着温柔的笑。

他钟情于亚空学园的庭院,喜欢夜晚在这里散步。在温柔的夜风中咀嚼回味他和蓝夕共有的记忆。一如曾经的他们喜欢坐在教堂第一排的凳子上,拥着对方,互相倾吐彼此的烦恼和心事。


莲城谨低喃:“蓝夕,你何时才会回到我身边。”

“谨,终于找到你了!”萧迟微喘着跑来,额上满是细密的汗珠。

“今晚可是圆月。”莲城谨故意打趣,“你不怕变回狼形?”

萧迟瞪了他一眼,平复了气息,才说:“亏你还有心情说笑,又有新的牺牲者了。”

“人类的死关我什么事。”他口气很冷淡,对萧迟打断他的回忆心生不悦。


“你现在可是亚空学园掌权者,你有责任保护这儿的学生!”萧迟不甘示弱。

莲城谨叹了口气,突然转身单手卡住萧迟的脖子,力气之大令萧迟毫无招架之力,背脊狠狠地撞到庭院回廊的柱子上,他却连哼一声都不敢。

“你听好,我来这儿只是为了等蓝夕,其余的事我不会管,你也休想命令我。”

萧迟吞了口口水,颤着双腿点点头,莲城谨一松开手,他立即腿软地跪倒在地。


“以后这类事别烦我。”他冷冷地俯视着坐在地上的萧迟。

萧迟低垂着头不敢看他的眼睛,“谨……”

“还有事?”

“我在这次受害者的身上,嗅到了墨沙的味道。”鼓起勇气说出他的发现。

果然,莲城谨没有迁怒他,只是呆了一瞬,随即笑了,“不会是墨沙干的,他和我一样,不用吸人血也能够存活。”

他深信着他唯一的弟弟,莲城墨沙,即使他恨他。


“救命啊!妈妈爸爸叔叔婶婶阿姨阿婆,谁来救救我!”

凄厉的尖叫划破深夜的宁静,让莲城谨嫌恶地皱眉,他示意萧迟,“你去看看。”

“不可能啊。”萧迟疑惑地分析,“今晚已经有人遇害了,难道凶手变本加厉了?!”

“叫你去打探下情况你事儿怎么那么多!”莲城谨无语地跨过萧迟,决定亲自去看看,不是为了救人,而是为了制止那让他烦躁的叫声。


远远的,他看见一个娇小身影向他所在方向快速袭来,眯起双眼想要看清来人,只可惜现在他站的地方在学园宴会厅后,高大华丽的建筑物彻底阻隔了月光。

人影离他越来越近,一种强烈的熟悉感袭上心头,竟让一向机敏的莲城谨呆站在原地没有闪开。

当萧迟赶到时,正好看见莲城谨被一个尖叫的人牢牢抱住。


“救、救我!有人要……”她抬起头,想要看清救命稻草的脸。

即使是在黑暗中,她也清楚地看见他墨绿的瞳孔,一时间,怔住了,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抚上他的脸颊。

同时怔住的还有莲城谨,他颤抖着嘴角,抓住少女的手,因为太过激动,甚至有点语无伦次起来。


“蓝、蓝夕。”是肯定语气,他相信自己不会认错,因为那张和前世一模一样的脸。

少女笑了,夜风吹拂着她漂亮柔顺的黑发。

她拥住莲城谨,柔声道:“谨,我回来了,今世,我叫蓝沫。”





Chapter Three

流言.桔梗的微香


被银制匕首刺进心脏的感觉好痛苦,莲城谨喘着粗气,用尽力气想要拉住蓝夕的手,最终,他也只能触摸到掉落在地的玩偶。在他意识消失的最后一刻,他看见了自己的弟弟,莲城墨沙。他一身黑色风衣出现在他眼前,笑着对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莲城谨道:“哥哥,我不会让你和她一起死。”


莲城谨有了女朋友这个消息,如一枚重磅炸弹投掷在亚空学园,也暂时稀释了校园吸血事件带来的恐慌。

“谨,你快看,你快看。”

蓝沫将一本名为《亚空八卦周刊》的杂志翻看放在莲城谨面前,指着上面某一处大声念道,“据传闻,莲城谨执行者的女友蓝沫,经常出没于各大社交场合,曾经有过几十个绯闻男友。”


萧迟不安地打量了眼莲城谨铁青的脸色,抱着文件蹑手蹑脚地溜出办公室,拍着胸口为蓝沫祈祷平安。

莲城谨优雅地合上杂志,一个抛物线准确地将它扔进了垃圾桶里,他侧着头对蓝沫微笑,“那请问蓝沫小姐,上面写的属实吗?”


蓝沫点头如捣蒜:“属实,太属实了,属实到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竟然还有这样的经历。”

“真想杀了那些乱写的人。”莲城谨恶狠狠地说。

蓝沫坐在他身边,反而不生气:“谨,随他们吧,不过你还真受欢迎,当你女友压力真大。”

“沫沫,你不怨我?”他小心翼翼地问。


蓝沫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脸颊上飞快地亲吻一个:“谨,这世能和你相遇,我很开心。”

在相遇的第一晚,莲城谨就告诉了蓝沫,当年他没有和她一起在大火中离世,而是被他的弟弟救走。

“我醒来时,萧迟告诉我,我沉睡了二十年。”抱紧身旁的蓝沫,莲城谨说出了一直憋在心底的话,“当时我好怕,好怕我的沉睡令我错过和你的相遇。”


“傻瓜。”蓝沫把头埋在他的肩上。

“沫沫,晚上带你去个地方。”他突然说。

愣了下,蓝沫呆呆地点头,“哦,那我先去上课了。”

莲城谨在亚空学园的权威的确只手遮天,但身为他的女友,蓝沫却被打上了“最讨厌转学生”的标签。


回到教室,蓝沫老远就看见自己的课桌上摆了一束白菊花,见她进来,坐在靠近黑板的几位小姐捂着嘴偷笑。

她把花扔进教室后的垃圾桶,暗自想,这个星期的白菊花够插一花瓶了。

    萧迟推开办公室的门,走到一直埋头批改文件的莲城谨面前,“谨,你不觉得这世蓝夕的性格和上一世完全不同吗?”

莲城谨头都没抬,回答他:“她叫蓝沫。”

“OK,OK,管他蓝夕还是蓝沫,总之你不觉得很奇怪么?”

这次,城谨干脆连回答都省了。


萧迟继续说:“那晚她出现的也过于巧合,还有,她当时为什么叫救命,而且当我们赶到时并未发现什么人在追她。”

“谨,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萧迟完全忘记上次的教训,不耐烦地大声冲莲城谨道。

丢掉手里的笔,莲城谨抬头,浑身散发着冷冽的气息,他沉声警告萧迟:“沫沫和蓝夕一模一样,她也认识我。还有,她的事只有我才能过问,你少插手。”


萧迟苦笑,“谨,你是莲城家的骄傲,可是每次涉及蓝夕,你就会变得不理智。”

“我害怕继续等待了。”他笃定地说。

在等待蓝夕的岁月里,他也曾想过,为了一个人类女子,自己做出这样大的牺牲是否值得?

当希望逐渐变得渺茫时,蓝沫来到了他身边,为他无尽地等待画上了句点。她活泼的性格,明亮的眼眸为他的灰暗的生活带来了一缕阳光。


“萧迟,这周末在莲城家召开吸血族元老会议,替我安排下。”末了,他补充道,“我要向他们宣布,蓝沫将成为我的妻子。”





Chapter Four

恋上.漫天星辰


“我最喜欢布满星空的夜晚,可是已经连续一周都看不见星星了。”蓝夕和莲城谨并排坐在草地上,她不满地抱怨,泄愤似的把手中玩偶丢到一旁。

莲城谨笑着饮下杯中的鲜血,嘴唇立刻被血染的妖媚,他温柔地捡起滚落在一边的玩偶,放在膝盖上。

“蓝夕,如果你喜欢,我会为你建造一个每天都可以看见星星的屋子,那里是只属于我们的世界。”



戴着眼罩,蓝沫小心翼翼移动着步子跟着莲城谨,虽然对方牵着她的手,但是她心里还是会因为视觉的消失而不安。

“我说‘可以’,你才能摘下眼罩。”

本想悄悄偷看一眼的蓝沫不满地吐了吐舌头,把手缩了回去。

蓝沫采用撒娇策略:“到底是什么啊,谨,告诉我吧。”

莲城谨完全不受她影响,不出声,牵着蓝沫来到一个华丽的屋前,打开房门走进去,令人惊讶,里面竟然没有一盏灯。

“可以了。”他在她耳边轻声说。


蓝沫迫不及待地摘下眼罩,“这是……”她打量着四周,心中流过一股暖流,她努力压抑住自己的眼泪。

莲城谨从身后环住她,下巴靠在她的肩膀上轻轻磨蹭,“沫沫,这是你最喜欢的星空。”

头顶上,遍布的是耀眼星群,它们忽明忽暗,见证着屋内二人的感情,蓝沫感动得红了眼眶。


“谨,谢谢你。”

“我爱你,所以我记得你喜欢的一切,记得你喜欢布满星星的夜空。我说过,会送你永远闪耀着星星的天空。”

蓝沫转过身,对上莲城谨深情的墨绿色瞳孔,“对不起,谨,这世的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唯独记得你那双美丽的眼眸。”

“没关系。”他紧紧拥着她,“只要你还记得我,就好。”

“哼,真是可笑的浪漫啊!”角落里传来冷冷的男声,两人迅速分开,莲城谨将蓝沫护在身后,沉声命令:“莲城墨沙,你给我出来。”


果然,从声音传来的方向,一身黑色风衣的少年缓缓走出。

他看着莲城谨,黑色的瞳孔没有温度,“我听说你有了女友,所以我专程来看看,亲爱的哥哥。”

莲城谨好看的薄唇抿成一条线,他盯着莲城墨沙,“滚。”

“这就是你对救命恩人的态度,我真难过。”

“你好,我是蓝沫。”蓝沫从莲城谨身后走出,冲莲城墨沙友好地介绍自己。


乍见蓝沫的容颜的莲城墨沙惊讶得倒退了两步,他盯着她的脸半晌,僵硬地将视线转到莲城谨身上,一时间说不出话。

莲城谨搂过蓝沫,对他弟弟说:“她是蓝沫,蓝夕的转世。”

惊讶的神色消退,莲城墨沙黝黑的瞳孔深不可测,他对莲城谨道:“哥哥,你错了。她不可能是蓝夕,绝不会是!”

感觉到身旁蓝沫因为墨沙的话僵住,他揽着她的手加重了力道,他嗤笑了声,仿佛刚才听到的是一个笑话,“墨沙,你是在嫉妒我先你一步遇见蓝夕的转世吧,告诉你,上一世蓝夕爱我,这一世,她也只爱我,她永远不会选择你。”


“不,你错了,不——”墨沙拼命摇头。

莲城谨微笑着对他唯一的弟弟说:“我们这个周末会订婚,蓝沫将成为莲城家第一位人类女主人,你放弃她吧,墨沙。”

莲城墨沙如石化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眼神都变得呆滞,只是在蓝沫从他身边经过时,他用只有蓝沫才听得到的声音说:“你不是蓝夕,我肯定你不是她,你到底是谁?”

蓝沫没有回答,她苍白着脸挽着莲城谨离开,没有勇气回头。





Chapter Five

等待.无尽的硝烟


莲城谨铁青着脸,一拳打在莲城墨沙的脸上。由于极度愤怒而没有控制力气,墨沙被打至五六米远后重重地摔落,他还没来得及站起,莲城谨已经来到他跟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满脸泪痕的蓝夕,第一次见识到吸血鬼恐怖的力量,半张着嘴发不出一个音。


“看在你是我弟弟的份上,我不杀你。”

墨沙拭去嘴角的血渍,望着站在远处的蓝夕,“我也爱她。”

“我不管你爱不爱蓝夕,我打你,是因为你竟然想吸她的血。”莲城谨冷冷地说完,“不要再有下次,还有,她将成为你的大嫂。”


巨大的水晶吊灯下,坐着互相搂着彼此的蓝沫和莲城谨。

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莲城谨吻上她的唇。

萧迟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非礼勿视的场景,他顿时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干脆大脑短路地原地转圈。


“你再继续转的话,我让你转一晚上。”莲城谨说,蓝沫笑倒在他怀里。

萧迟尴尬地走到他跟前,恭敬地报告:“吸血族的长老们会在这周日午夜准时到来,另外,墨沙回来了。”

“我昨晚遇见他了。”

“最近好像没有人被吸血了吧。”不想萧迟再多问,莲城谨转移话题。


萧迟点头,毫无开心的样子:“的确,不过我觉得这事没完。”

“我相信你,你慢慢处理,我带沫沫去看日出。”莲城谨说完,拉着蓝沫的手就走,不顾蓝沫一声又一声的“莲城谨你神经病,现在是半夜!”

“老疯子,你是吸了神经病的血被传染了吧!”

最后那一句成功地令萧迟摔在地上,这个性和前世的真的差太多了。


夜晚的海边,大海和天空融成一片墨蓝色,深邃遥远。带着咸味的海风不断吹拂着蓝沫黑色的长发,她靠在莲城谨的肩上,听着海浪的声音。

“沫沫。”

莲城谨轻声低喃,“我等了你很久,如果你再不出现,或许我会离开这里。”

蓝沫握住她的手,“可是我出现了,以蓝夕转世的身份来到你面前,代替她好好来爱你。”


“我都快要忘记蓝夕头发的香味了,太久了,久到我已经怀疑自己对她的等待,是爱还是执着。”他看向蓝沫,“不过我清楚地知道,我爱你,沫沫,不单因为你是她的转世,更多的是,活泼的你,为我死寂的生命带来一片温暖。”

他和她坐在海边,太阳从海平面跃起,他握紧了她的手,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宣判。





Chapter Six

曾经.破碎的过往


“蓝夕,这是我亲手缝制的玩偶,我不在你身旁时,就把它当成我吧。”莲城谨把巴掌大小的玩偶递给蓝夕。

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细碎地洒在玩偶黑色的发上。


蓝沫穿着礼服不安地在莲城谨的房里走来走去,她紧张地两只手冰冷。

“砰”的一声,门被打开,蓝沫看清来人吓得向后退了几步。

莲城墨沙冷冷地看着身着礼服而光彩夺目的她,抱着双臂:“蓝沫小姐,你好像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蓝沫抖着身子继续后退,无奈已经抵到了墙,她抬起头,尽力克制自己对莲城墨沙的恐惧。


“我不记得你有问过我什么。”

“我不介意重复一次,你到底是什么人?”他寒着脸,一步步向她逼近。

蓝沫完全被莲城墨沙的气势震慑住,想张开呼救却出不了声,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她惨白着脸看着离她越来越近的墨沙。

一时间,她觉得墨沙的黑色瞳孔会将她吸入黑暗的深渊。

“救、救,救我,谨。”她艰难地发出声音。


莲城墨沙已经站在她跟前,她可以感觉到他和莲城谨截然不同的气息,还有,他的皮??

相关阅读